返回主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青年毛泽东与湘雅人早年的革命友谊(五)】创办文化书社,传播马克思主义

发布时间:2021-08-05作者:廖孝和
 1956年1月,毛泽东主席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全国知识分子代表,颜福庆是其中代表之一。颜福庆是湘雅医学院的创始人、第一任院长,在湘雅工作服务了17年,后又相继创办了上海医学院、中山医院等。此时的颜福庆在复旦大学上海第一医学院任副院长。在宴请时,颜福庆被有意安排在毛泽东左边的主宾席。当欢快的音乐响起,毛主席来到宴会厅。在热烈的掌声中,他径直来到颜福庆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说:“颜院长好!”颜福庆有点受宠若惊:“主席好!主席好!”
    坐下后,毛泽东对身边的颜福庆说:“三十多年前在湖南湘雅医学院时我就认识你了。”颜福庆大吃一惊,拘谨地回答:“对不起,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当时你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大学校长,我还是一个无名小卒,”毛泽东风趣地说,“在你院长办公室旁边的一幢房子门口,挂了一块’马列主义研究小组’的牌子,我当时经常走进这幢房子,在里面搞活动。”毛泽东侃侃而谈,颜福庆在一边认真听着,边听边回忆,不时回答毛泽东提出的问题。
    毛泽东问:“你有一个秘书是我的老朋友,叫什么名字我记不清了。他现在在哪里?我一直跟他失去联系,很想跟他见面。”颜福庆在湘雅医学院工作17年,又任过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长,上海医学院院长等职,他身边的秘书有过很多人,又不知道名字,所以他想不出毛主席要找的人是谁。因此只能遗憾地回答:“我的秘书?我也记不清楚了。”两人边吃边谈,宴会的气氛十分融洽。摄影师把这个场景拍了下来。这张与毛泽东亲切交谈的照片,一直保存在上海医学院档案馆。
    毛泽东为什么要安排颜福庆坐在自己身边,30多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他要找的颜院长的秘书到底是谁?
    原来,毛泽东一直没有忘记30多年前颜福庆对杨开慧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而他要找的颜福庆的秘书就是时任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斋务主任兼执行干事(行政秘书)的赵鸿钧(又名赵运文)。
    要清楚地了解这个故事,还要从湘雅的起源说起。让我们把目光转向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
    1906年,受雅礼协会指派,胡美博士受邀在长沙市西牌楼创办了湖南省内第一所西医医院——雅礼医院(湘雅医院前身)。苦苦支撑五年后,聘来了耶鲁大学医学院博士毕业的颜福庆博士来医院担任外科医师。胡美博士在接到颜福庆后激动地说:“你能来这里真是上帝的安排。我在长沙等了你五年,医院里没有一个受过现代医学教育的医生来为我分担工作。”[1]
    当时,西洋医生穿的白大褂被认为是出殡的丧服,普遍不为人所接受。颜福庆凭着一张东方面孔,让老百姓有了亲切感。“雅礼医院来了一个中国医生,他医术精湛,为人和善。”因为他,人们慢慢对西医产生了信赖,不少士绅专程请他到家中看病。在治愈了当时湖南省督军、省长谭延闿的肺炎后,得到了他的帮助。雅礼协会和湖南省政府达成了合作创办医学教育的“十年协定”,在长沙创办一所新型的西式医科大学——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1914年,湖南省政府划拨长沙潮宗街房屋两百余间为建校之用。同年12月8日,在长沙市潮宗街举行了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成立大会暨开学典礼,颜福庆医师为学校首任校长,胡美医师为教务长,赵鸿钧为执行干事。1915年2月,雅礼医院和雅礼护病学校迁入潮宗街,雅礼医院更名为湘雅医院,雅礼护病学校更名为湘雅护士学校。胡美医师为湘雅医院院长,颜福庆兼任副院长,盖仪贞为湘雅护士学校校长。也就是在这一年,湘雅医学会在长沙市北门的麻园岭等地筹建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新校舍。雅礼协会亦通过募捐,在与校区毗邻的西部购地1400方建医院。1917年冬,由美国设计师设计兴建的湘雅医院建筑落成,初设病房150张。次年春,湘雅医院从潮宗街迁入新址,兼收男女病人。1920年初,湘雅医学专门学校亦从潮宗街搬进新址。1925年5月,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更名为湘雅医科大学。1931年,民国政府教育部核准湘雅医科大学董事会方案。这年12月,学校更名为湘雅医学院。
    从以上湘雅的起源与发展来看,创始人颜福庆博士始终功不可没。在他从1914年到1926年12年对湘雅医科大学和湘雅医院的管理时间段,湖南省政府的军阀省长走马灯似地更替不断,政局动荡不安。但他总能协调与政府的关系,使学校与医院得到政府的支持与援助。这其中与颜福庆所倚重的行政秘书与执行干事赵鸿钧的努力付出是分不开的。赵鸿钧是湖南教育界的知名人士,与易培基、姜济寰、朱剑凡等教育界名流交往甚密,社会关系极为丰富,思想进步。在颜福庆的任期内,他一直担任学校与医院的斋务兼庶务主任,实际上主管了行政秘书与后勤方面的各科工作。
    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和驱逐反动军阀省长张敬尧的斗争中,毛泽东领导的学联开展斗争运动,而毛泽东老师易培基被推选为商学界代表支持学运,积极参加驱张运动。赵鸿钧就是易培基的得力助手,他支持湘雅学生罢课,抵制日货,揭露张敬尧的反动罪行。也就是在这场运动中,赵鸿钧通过易培基介绍认识了毛泽东。在毛泽东主编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创刊的《新湖南》周报的过程中,赵鸿钧加深了对毛泽东的进一步了解。赵鸿钧对易培基说:“你这个学生不简单,目光远大而又才华出众,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毛泽东十分佩服赵鸿钧的为人。对一个刚毕业的穷学生来说,赵老爷子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很高的社会地位是毛泽东十分看重的。在毛泽东的印象中,好像没有什么事是赵老爷子办不好的。
    1920年7月,湖南的这场斗争以政治上较为进步的谭延闿赶走了张敬尧而告终。毛泽东带着一系列的政治计划从上海回到湖南[2],因为他身负陈独秀在湖南建立共产党组织的重托,开展新文化运动和传播马克思主义活动。为此,他同新民学会的骨干彭璜、何叔衡、易礼容等在长沙四处奔走,邀请教育界、新闻界进步人士发起成立一个新文化团体——文化书社,以解决宣传阵地的问题。
    7月底,毛泽东在张维陪同下,首先找到赵鸿钧,告诉赵鸿钧筹建文化书社的计划,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和帮助。赵鸿钧说:“润之啊,开书店可是需要很大的流动资金的,你想好了没有?”毛泽东斩钉截铁地说:“文化书社肯定要开,尽管我们一没钱,二没地方,但我们有人,有力气,有热情和勇气。”
    “既然这样”赵鸿钧思索片刻后非常冷静地说:“我给你三个建议:第一,关于文化书社的地点和门面。建议你在潮宗街56号原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的公房中租三间当街的房子使用,我们学校搬到麻园岭后这些房子都空着,钥匙还在我手上,租金也不会要你的,等到政府收回这些房子时你再和他们谈租金;第二,关于流动资金。建议你采取入股的形式筹集资金。要说明入股的钱不退不分红,但购书可以享受优惠。你可以在报上发个成立文化书社的消息,我也可以帮你拉一些人来入股;第三,这年头能买得起书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有钱人,有些人卖书不是为了看,而是为了装门面。因此,你的文化书社要扩大社会影响,才会有生意。建议你要让谭延闿省长书写牌匾,最好请他来为你开业剪彩,这样文化书社才会一炮当红。你和易培基领导大家千辛万苦驱逐了张敬尧,他谭延闿才能第三次顺利督湘,这个忙他应该帮。听说你的老师易培基马上要出任省长公署秘书长兼湖南教育行政委员会委员长,由他出面去请谭延闿省长应该可以成事。”
    一席话直说得毛泽东热血沸腾,他立即邀请赵鸿钧参加8月2日的发起人会议。赵鸿钧从抽屉里拿出20块银元交给毛泽东说:“发起人会议我就不参加了,这20块钱是我的入股资金,作为你们的启动资金吧,等你准备好了,我就带你们去看房子。”
    经过大家的努力,投资人发展到将近30人,除了新民学会的一些会员外,还有教育界、政界人士方维夏、朱剑凡、易培基、姜济寰、赵鸿钧、王季范、贺民范等。筹资超过500元。
    9月的长沙,开始褪去夏日的狂躁,湛蓝高远的天空,碧空如洗。热闹繁华的潮宗街在9日这天迎来了文化书社的开业。在鞭炮、鼓乐声中,谭延闿在众人的簇拥下,坐着八抬绿呢大轿来到潮宗街56号。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他剪下红绸——亮出了文化书社的牌匾,上面“文化书社”是颇见功底的颜体——谭氏书法。身为督军、省长、湘军总司令的谭延闿不仅为文化书社剪彩,而且亲笔题写牌匾。
    文化书社取得空前成功,直到1927年马日事变以后被许克祥查封,经营历时近7年之久。
    纵观文化书社的历史地位,在中国革命中发挥了巨大作用。首先,文化书社广泛团结革命知识分子和各界进步人士,为湖南共产党组织的建立和活动培养了革命骨干队伍。1920年12月,毛泽东、何叔衡、彭璜、贺民范、易礼容、陈子博等6人在文化书社在建党文件上签名,标志着湖南共产党组织的成立。其次,文化书社既是当时湖南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也是毛泽东在湖南从事党的秘密活动的联络机关。1921年12月中旬,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张太雷陪同下,去桂林会商孙中山,路过长沙。毛泽东与其见面谈话,就是在文化书社秘密进行的。
    1920年11月,谭延闿被自己的部下赵恒惕驱逐后去了上海。军阀赵恒惕实际控制了湖南。毛泽东在回忆起这段历程时说:“赵恒惕篡夺控制权后,背叛了他原来支持的一切主张,特别是他凶暴地压制一切民主要求。因此,打这之后,我们学会就把斗争矛头,转向了他。”[3]1921年1月,赵恒惕镇压湖南第一纱厂工人罢工,捕杀著名工人领袖黄爱、庞人铨。他镇压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1922年12月,以毛泽东领导的全省工商联合会与之斗争,他下令军警镇压已经兴起的湖南农民协会。1923年8月被谭延闿率兵逐出长沙,但11月赵恒惕在吴佩孚的支持下重新占领长沙。12月上旬,湖南共产党早期组织党员之一的陈子博,只身携带两枚炸弹,在长沙阻击赵恒惕的汽车,刺杀没有成功,遭赵恒惕追捕。长沙城内气氛顿时十分紧张,城门均被封锁盘查。而在这之前3天,毛泽东从上海回到了长沙。原来,11月23日杨开慧在长沙县东乡板仓老家生下毛岸青后,出现产后并发症。毛泽东急匆匆赶回来带着杨开慧来湘雅医院看病。12月6日这天,看完门诊的杨开慧需要住院治疗。毛泽东拿着住院单顿时傻了眼,他根本拿不出这笔可观的住院费。他和张维立即找到赵鸿钧帮忙。赵鸿钧说:“润之别急,湘雅医院有免费治疗床位,你去找颜福庆院长申请吧。”张维说:“赵老师可以去打个招呼吗?”“不需要打招呼”赵鸿钧微笑着说:“你也不要去,让润之一个人去把情况说清楚就可以了。如果你和我出面打招呼,就变成了亲戚朋友帮忙,颜院长是不会批的。因为湘雅医院的免费治疗床位是给真正遇到困难的重病患者准备的。”
    这天下午,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校长、湘雅医院副院长颜福庆正在办公室忙碌着,助手进来告诉他,有位姓毛的青年要见“颜院长”。这位青年的妻子刚生了孩子,得了妇科病,需要住院,但是没有钱。所以来请求院长帮忙,希望给予免费治疗。颜福庆在办公室接见了这位“拿着油布伞”的青年书生。听完来由,在仔细了解毛泽东家庭状况和杨开慧的门诊病历后,颜福庆在住院单上签上“同意免费收治”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把门诊病历和住院单递给毛泽东,面带微笑地说:“别担心,会治好的!”毛泽东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来。这是世界上最美好、最善良的微笑,这个笑容从此深深地刻进了毛泽东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以致于30多年后,仅仅一面之缘的毛泽东仍然记得颜福庆,在宴请全国知识分子代表大会上刻意与其相见。
    杨开慧住院几天后,毛泽东突然得到一个消息,湖南省军阀省长赵恒惕正在策划逮捕他。必须立即离开长沙。由于陈子博刺杀赵恒惕未遂,使得长沙城被封锁,盘查十分严格。毛泽东、杨开慧与张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束手无策。张维出主意说去找赵鸿钧。这时正巧赵鸿钧来病房看望杨开慧,得知情况后,马上对他们说:“我来想办法,润之你做好离开的准备,我晚上来接你。”他交代病房医生和张维给毛泽东头上缠上纱布。
    傍晚8时左右,一顶双人小轿停在了湘雅医院门口,头上缠着绷带的毛泽东坐进轿里。除了两个轿夫,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张维,穿着医院工作服,另一个是医院工人,打着一个灯笼照路,灯笼上写着一个大的红色的“赵”字。赵鸿钧交代张维:顺着河边一路走到轮船码头,码头那边会有人带润之上船,路上遇到盘问,就说是湘雅赵老爷子的轿子,送做了手术的亲戚上船。毛泽东从轿子里走出来,将自己的一方印章递给赵鸿钧说:“感激之情无以言表,送方印章做个纪念吧!”他们一路上经过几次盘查,一听说是湘雅赵老爷子的轿子便放行了。毛泽东顺利登上了开往上海的轮船。据后来赵鸿钧女儿赵竹君的小儿子周平平回忆说,毛泽东送给赵家那方刻有“毛泽东”的印章,他亲眼在母亲那里看到过,可惜后来“文革”时被红卫兵抄家抄走了。
[1]爱德华?胡美(美):道一风同 2014年4月第一版 P112
[2]罗斯?特罗尔(美):毛泽东传(名著珍藏版),2010.8 第一版 P60
[3]埃德加?诺斯:《西行漫论》,东方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P146


分享:
  • 通讯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湘雅路87号
  • 医院总机(Tel): 
  • 地理位置: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北段
  • 夜间值班室:0731-89753999
  • 传真(Fax):
  • 邮编(Zip Code):410008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订阅号

  • 官方微信服务号

  • 官方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