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青年毛泽东与湘雅人早年的革命友谊(三)】同甘苦共患难,毛泽东与张维挚友情深

发布时间:2021-07-19作者:廖孝和
第三节 同甘苦共患难,毛泽东与张维挚友情深
    青年毛泽东与湘雅学子打交道最早的人就是张维。1915年张维考入长沙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湘雅医学院)医科4班,毕业后就职于湘雅医院。1927年考入北京协和医院攻读博士学位。1930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进修公共卫生学获硕士学位。
    1918年上学期,时任湘雅医学院学生会会长的张维与长沙第一师范的毛泽东等联络长沙各中学和高校学生代表,创立了“湖南省学生联合会”(学联),张维被推举为首届会长。此时的毛泽东名气不是很大,在学联也未任职,张维认识他,印象都不深刻。但毛泽东记住了作为会长的张维同学。从长沙第一师范毕业后,毛泽东于1918年8月与长沙赴法国勤工俭学一行20人来到了北京。经老师杨昌济教授推荐,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做起了书记员。尽管月薪只有8元,但他在这里认识了两位在阅读《新青年》杂志过程中了解到的最敬仰的作者。一位是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另一位是《新青年》杂志主编北大教授陈独秀。在他们的推荐和指导下,毛泽东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第一次读到了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了解到俄国十月革命[1]。他一有时间便去北大课堂旁听,晚上便如饥似渴地饱览要读的文章和书籍。毛泽东参加了蔡元培创立的中国第一个新闻学会——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也参加了哲学研究会。这无疑使他新闻采写和办报以及哲学理论水平的提高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19年4月,由于母亲病重,毛泽东辞去了北大图书馆的工作,告别恩师,带着无限伤感回到了故乡长沙。他来到湘雅医院,看见母亲躺在病床上,满脸倦容,十分憔悴,他的心就像针扎一样。没想到,才半年多不见,母亲竟苍老了这么多[2]。在湘雅,毛泽东只认识张维,于是便拜托张维关照母亲,他自己则通过老同学周世钊的帮助,找到了在楚怡小学当历史教员的工作。
    这年5月,北京发生了伟大的五四运动。当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湖南,毛泽东立即组织新民学会的会员,要积极配合北京、上海等地的学生开展爱国运动。新民学会成员群情激昂,想要大干一场,但冷静下来一想,这场运动的主体是学生,而新民学会的会员大多是小学教师,或报社编辑。凭这帮人,湖南的学生运动很难一下搞起来。这时,毛泽东想到了湖南学联会长――湖南医学专门学校的张维。他立即找到了张维,要他联络学联负责人,通知每个学校都推荐几位学生代表,到楚怡小学来开会,商谈运动开展事项。
    5月25日,各校代表齐聚楚怡小学,就学生运动如何开展的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来自全国学联代表、毛泽东北大的挚友、北京大学学生邓中夏,通报了北京学生运动情况和五四运动发生的经过。大会决定成立新的湖南学生联合会,商业专科学校彭璜任学联主席,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张维任评价部主任,毛泽东任文牍股干事。学联为行动的统一领导机构。
    6月3日,在毛泽东和学联的合力推动下,湖南学生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第一师范、湖南商专等二十多所学校的学生,都宣布开始实行总罢课。他们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向北京政府施压。毛泽东、彭璜、张维、李振翩带头走在队伍前列,高呼口号,义无反顾。毛泽东义愤填膺,大声疾呼“同胞们,起来”“请救救山东人之性命!”“请看我国之危险!”“毋忘国耻,誓死反抗!”[3]
    6月4日,湖南学联又在《大公报》上发表了罢课宣言,“外交失败,内政分歧,国家将亡,湖南学生,力行救国之责,誓为外交之盾。”[4]
    在张敬尧的胁迫下,6月12日之后,各个学校被迫实行放假。但学生们没有气馁,在毛泽东与学联的领导下,他们仍然坚持抵制日货等爱国活动。7月7日,学联组织了焚烧日货游行大会。后来又发展为湖南各界联合一致在全湘推动抵制日货行动,掀起湖南学运的更大高潮。
    为了进一步推动并壮大湖南学运的发展,毛泽东认为,还是创办一家报刊最为有利。他的提议得到了彭璜、张维等学联负责人的赞同。于是,由省学联主办,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周报于7月14日这天诞生了!在此之前的6月9日,由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学生龙伯坚为主编,张维、李振翩等19名学生为编委的《学生救国报》也创刊发行了。两家报刊的创立,不仅在社会上产生了深远影响力,而且也为整个学联带来了巨大声誉。
    8月18日,《湘江评论》出版到第五期就被张敬尧查封了,学联也被强迫解散。正当毛泽东为《湘江评论》被查封感到郁闷之时,张维和龙伯坚力邀他接手《学生救国报》更名为《新湖南》的主编。毛泽东接手《新湖南》后,马上进行改版,并亲自撰写大量立意深刻、针砭时弊的文章。正当大家纷纷为《新湖南》叫好时,张敬尧对他们却不依不饶。《新湖南》出至第十一期,再次遭张敬尧封杀。
    张敬尧的变本加厉,让毛泽东、张维等同伴怒不可遏,他们觉得,对张敬尧这样的混蛋,必须起来斗争才行。于是一场以学联为主导,全省各行各业参与前后进行了半年多的“驱张”运动蓬勃开展了起来。“驱张”运动最后取得了胜利,张敬尧于1920年6月被赶出湖南。
    纵观当时的各种活动,都是由学联进行领导的,台前台后也是张维、彭璜、蒋竹如等学生领袖唱的主角。但实际上,毛泽东才是幕后的真正英雄,如没有他的运筹帷幄,精心谋划,就绝不会有这场运动的高潮迭起。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张维认识和了解到毛泽东是一个具有恢宏精神和博大胸怀的人,志向远大而从不言弃,才华横溢而不失谦逊。他们从相识到相知,到后来张维对毛泽东的十分崇拜,两人的友谊越来越深厚。
    1920年9月,毛泽东创办了文化书社,并与贺民范等一起成立俄罗斯研究会,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兴建文化阵地。在这些活动中,张维就像毛泽东的马仔,一有时间就跟在他身后帮助他。有很多次,他们俩只有一个烧饼,于是各吃一半。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张维认识了杨开慧、郭亮、向警予等共产党人,并与他们交往甚密。
    张维见证了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与婚姻。1921年10月,当毛泽东与杨开慧搬进清水塘的住址后,张维便成了这里的常客。长相清秀的杨开慧,既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又具有现代女性的聪慧、开明与气质,所以张维十分敬重杨开慧的人品,又喜欢她开朗、平易近人的性格。他对杨开慧的帮助,让毛泽东一生对他心存感激。1922年10月,毛岸英出生后,张维对毛泽东一家给予多方关照。
    1923年4月,毛泽东离开长沙去上海参与筹备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此时杨开慧已有身孕。在6月12日至20日广州举行的中共三大上,陈独秀当选为中共中央局委员长,毛泽东当选为中央局秘书。大会决定采取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方式实现国共合作。毛泽东第一次进入中央局,且任中央局秘书,自然工作十分繁忙。杨开慧怀孕8个月时,与母亲向振熙带着不满1岁的毛岸英从长沙回到长沙县东乡板仓老家,寻求亲友的帮助。11月23日,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第二个孩子毛岸青在板仓降生。由于乡下条件有限,接生婆水平不高,杨开慧的生产十分不顺,不但孩子受了影响,杨开慧自己也落下产后并发症。在此之前,杨开慧一连写了几封信催促毛泽东回来。但直到十二月初,毛泽东才匆匆赶到东乡板仓。看见卧病在床的妻子与她旁边嗷嗷待哺的婴儿,毛泽东的泪水夺眶而出。他拉着妻子的手轻轻说了声“对不起,我来晚了”。杨开慧再也忍不住满腹委屈竟大声痛哭了起来。
    事不宜迟,毛泽东一面找人带信给张维:杨开慧要去湘雅医院治病,一面筹备车马,当晚就把一家人接到长沙清水塘住处。第二天一早,张维便来到清水塘。他们喊了一辆黄包车让杨开慧坐下,张维与毛泽东一边一个扶着黄包车快步跑到湘雅医院。在门诊检查后医生开了住院单,杨开慧产后并发症需住院治疗。这让毛泽东十分为难,他从事党的工作,薪酬很微薄,养家糊口尚且艰难,何来一笔巨款充当住院费。张维说:“润之别急,我们去找老朋友赵鸿均老师。”在湘雅医学院院长兼湘雅医院副院长颜福庆和行政秘书赵鸿均的帮助下,杨开慧住进了湘雅医院免费治疗床位。那时候湘雅医院是有少量免费住院治疗床位,但需院长审核签字。张维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病房看望杨开慧。这一天他刚走到病房门外,便听见毛泽东与杨开慧在争吵,声音很大,其他床位病人都看着他们。见张维进来,两人都不出声了,互相生着气不理对方。原来,毛泽东接到陈独秀来信要他尽快赶到上海,完成中共参加1924年1月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准备工作,火烧眉毛,十万火急。可刚一提出来,杨开慧就大发雷霆,孩子还未满月,自己还在生病住院,这个家还要不要?张维只得两边好言相劝。
    那天晚上,毛泽东与张维坐在清水塘边深谈了很久。毛泽东深知妻子的委屈与苦楚,丈夫不在身边的凄凉。但是,面对支离破碎的国家和病态的政府,挽民族于危难,救人民于水火的责任确比天大。几遇烦心事,张维一直是毛泽东倾诉的对象。他要毛泽东只管去上海,杨开慧这边他会照顾好的。毛泽东承诺,只要上海安顿好了,一定来接杨开慧母子。
    第二天下午,毛泽东接到一个消息,湖南省军阀省长赵恒惕正在策划逮捕他,原来该消息是时任湖南警察厅厅长刘策成送出来的,刘策成是1916年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的历史老师,师生感情甚好,当他在赵恒惕的政府上层会议上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派人送了出来。当杨开慧知道这个消息后,立即要求丈夫马上离开。她嘱咐张维,要他亲自将毛泽东送上轮船,然后回来告诉她结果。
    在湘雅医学院行政秘书赵鸿均的帮助下,张维陪着毛泽东混出了城,登上了南去的轮船。一声汽笛,身影渐远,张维感慨万千。这对夫妻真是人间知己,当危险来临,立即劝丈夫离开,谁还记得自己的痛楚?
       毛泽东有一首词《贺新郎·别友》道出了他此时的心境: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象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毛泽东兑现自己的承诺,1924年4月将杨开慧母子与岳母向振熙接到了上海。同年9月毛泽东受中共中央的委派,回湖南指导湘区委筹建湖南国民党组织。回到长沙,毛泽东便着手筹建湖南国民党的计划。他首先想到了张维,他不但介绍张维加入了中国国民党,还委任他为长沙某区国民党分部宣传委员。张维帮助毛泽东成立了国民党长沙支部,后来又建立了国民党湖南总支部。
    1930年4月张维赴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进修。11月14日,杨开慧被湖南国民党反动派何健杀害,得知消息,张维悲痛万分,立即将自己的孩子改名为张开慧,以表示对烈士的缅怀之情和对好友的安慰。他从美国学成回国后,先后在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上海医学院担任教授,利用合法身份掩护了不少中共党员从事秘密活动。在抗战结束后,他组织几只民船,将一批美国援华药品等物资,亲自押送至江阴地段的新四军。
    解放后,张维身体一直不太好,毛泽东始终关心着这位老朋友,曾先后六次致电(函)给他表示关怀。
    1950年,张维母亲过八十大寿,特地写信给毛泽东,请老友题写贺词。毛泽东获信后,念旧情深,欣然挥笔复信,并题书一联:“如日之开,如月之恒。”
    1957年,张维患了重病,向毛泽东写信,并反映家属情况。毛泽东十分惦念他,4月15日复信一封,还给张家汇去人民币5000元,并告诉张维说,自己的稿费用不完,尽可放心。张维激动不已,把子女全部叫到病榻前,说:“这个钱全部存入银行,永作纪念!”
    1961年,毛泽东来到上海,张维病情稳定了,由人搀扶来到锦江俱乐部客厅,与毛泽东相见。两位老友重逢,格外亲切,有说不完的知心话,畅谈了两个多小时。毛泽东十分关心老朋友的身体和生活,问长问短,并对他的治疗做出安排。在毛泽东主席的关怀下,张维一直安心住在上海,未受冲击。1975年,张维因病去世,享年77岁。次年,毛泽东主席逝世。
[1]罗斯?特罗尔(美) 毛泽东传(名著珍藏版 ) 2010.8 第一版,P47
[2]张锦力:解读青年毛泽东,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一版,第228页
[3]萧三:毛泽东的青少年时代和初期革命活动,早年毛泽东:传记、史料与回忆,三联书店2011年版,第98页
[4]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47页。


分享:
  • 通讯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湘雅路87号
  • 医院总机(Tel): 
  • 地理位置:长沙市开福区芙蓉中路北段
  • 夜间值班室:0731-89753999
  • 传真(Fax):
  • 邮编(Zip Code):410008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订阅号

  • 官方微信服务号

  • 官方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