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曹美鸿教授百岁冥诞
2020/2/12 16:44:05
党总支:    科室:    作者:刘锺毅    点击数:

    曹美鸿教授在2016年四月16日以九十七岁的高龄去世。至今不觉两年有余。曹教授诞生于1920年二月,当前正逢100周岁六个月的冥诞。这一段日子,使远在海外的我,感触良多。

    曹教授1947年从湘雅医学院毕业后,做了一年局部解剖的基础科研和教学,为尔后的一般普通外科临床医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53年,转入神经外科专业。赴天津大学医学院全国第一届神经外科师资陪训班进修两年后回到湘雅医学院大力开展神经外科的业务。曹教授经过十年的埋头苦干,使湘雅神经外科的业务,蒸蒸日上,从无到有,从幼稚到壮大,发展成为中国中南六省特别强劲的一枝独秀。

    在这十年的发展中,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一度合并在一个神经科内。期间,曹教授除担任神经外科的领导外,同时也是神经科的副主任,为其政治小组长。我就是在这一段时间以神经内科的一员讲师和主治医师来到曹教授名下,成为其业务干将。

    1968年文革中期,我和神经内科的几名资深讲师和主治医师,还有护士和化验员,响应全国最高当局‘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号召,随湘雅附一院下放湘西山区先后达十年之久,然后陆续调回原单位或其他城镇单位。

    在回湘雅医学院原单位后不久,中国改革开放步伐加快,因缘时会,我蒙学院单位领导批准自费留学,来到美国洛杉矶加大进修。来美后得悉以曹教授为首的神经外科跟神经内科分开,在附一院单独成为一科,可是它跟我的联系反而更加密切。常常委托我在加大图书系统内为他们查索世界医学资料。加大的先进查索系统常常让曹主任喜出望外,获得极为有用的最新神经外科资讯。我也乐于回报当年在曹教授名下所获得的教益。

    2009年十月,收到湘雅神经外科为曹教授编印的九旬诞辰纪念画册。使我感到意外的是,在这本以大小图片数百张为主的画册中,也有曹教授终生主要而独特的科研业绩‘颅高压和脑水肿’相关介绍和九旬生日讲话和主要弟子刘运生教授对他的介绍。此外我吃惊地看到,在全册大约50页一百面的篇幅中以一页26、27两面,刊登了曹教授撰写的一篇文章,对我进行介绍“一位艰苦奋斗勇往直前的范例——我们认识的刘锺毅医生”。细看之下,对我多年来专业方面精益求精的努力中颇多溢美之词,尤其留学美国的过程,强调‘蒼天不负苦心人’抵美后一举通过美国医生执照考试。曹教授表示他对神经外科的研究生和进修生多年来一定介绍我这个主动学习的范例。曹教授的错爱让我汗颜,因为我做得很不够。

    曹教授作为神经内外科的政治学习组长兼党小组长的两三年,看出了“在文革的年代里,刘医生也是以‘莫须有’的罪名经受折磨最为严重的一员。”他老的评语让我热泪盈眶,无限感激。其意义不亚于在全医学院员工大会上予以平反。

 

    (作者刘锺毅医生系湘雅医学院六年制医疗系1948年入学。1956年底考入神经内科研究生三年制学习。1980年由学院领导批准赴美自费留学。两年后考入洛杉矶加大医学院住院医师培训四年,成为‘精神神经专科论证’(BoardCertified)的洛杉矶加大主治医师。在2013年八十三岁时退休。可是,他退而不休,继续在太平洋两岸杏林论坛保持写作的活跃态势,笔耕不輟。)


暂无数据!
暂无数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