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医院“红楼”身世溯源:美国人墨菲的“中国梦”
2012/4/12 10:27:41
党总支:    科室:湘雅医院    作者:——    点击数:

 

2012年4月3日,湘雅医院红楼。在同一地点拍摄该楼:图中照片摄于1916年即将竣工的湘雅医院

  2011年3月,湘雅医院“红楼”入选湖南省第九批文物保护单位,理由是,它们很好地结合了西方先进的技术与中国传统的装饰手法,代表了中国建筑与世界的融合。

  湘雅医院早期建筑群是长沙市内现存近现代文物中规模最大的一处。

  它的设计者墨菲曾说,当他越深入了解中国古建筑,“就越发肯定,把如此美妙的艺术从单纯的考古研究转化为当今鲜活的建筑学,是值得我去花费所有时间和费用的”。

  “红楼”初建:是当时中国最漂亮、中南地区建筑物中最好的医院

  长沙西牌楼。藏于今湖南省会最重要的商业中心圈内一条3米来宽的凹凸不平的老街。虽是春天,两旁老树仍落尽叶子,周边小店呈生意红火状。

  据湘雅医院档案室提供的资料《湘雅百年》所述,1905年,受命而来的美国医生爱德华·胡美,以每年142美元的租金,就是在西牌楼附近租下当时属于挪威教会的一处旧房,开办了雅礼医院和雅礼学堂。

  此前4年。1901年2月10日,耶鲁职工俱乐部里的壁炉旁,1898级毕业生劳伦斯·德士敦、查理士·维克与学校的斯匹尔长老、校方负责人安森·斯托克斯一起逐条复审Yale-in-China(在华耶鲁)的协会细则。两位年轻人要申请学校对协会的资金支持。当时他们还兴高采烈地从中国经典著作《论语》中的“子所雅言,诗书执礼”中挑出“雅”与“礼”来取代“耶鲁”,正式命名为“雅礼协会”。

  而最终在1905年选择长沙兴医办学,也是因为当时中国沿海一些大城市如南京、上海、天津、北京、广州等已相继有教会学校,但整个华中地区却是空白。他们还看重的是,自湘军崛起,湖南军政要人大多不约而同投身洋务派,率先引进西方工业与科技文化,这种风气被认为是办学的优良土壤。

  1913年,湖南省府主席谭延闿以省府名义与美国雅礼会合作成立医学委员会,因湖南简称“湘”,雅可作美国雅礼会的简称,故以“湘雅”二字命名。据湘雅医院档案资料《耶鲁在湖南》,谭延闿热心支持雅礼,是因为此前一年医院院长兼唯一的医生胡美治好了他母亲的大叶性肺炎。

  1914年,留美归国的医学博士颜福庆更以雅礼医院为依托,创建了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至此,雅礼的几个实体,医院、医学院、学堂均已成立,而西牌楼拥挤不堪的校舍已无发展余地。

  当时长沙城北麻园岭一带有许多菜地、坟墓、臭水沟,但因是大片空地、相对安静,被选作了新的医院、医学院、护士学校(1911年成立)和学堂(包括大学堂和中学堂)的校址,这片区域被统称为雅礼大学。

1915年墨菲的湘雅医院大楼设计图。(资料图片)

  1915年2月,雅礼医院更名为湘雅医院。10月18日扩建,当时的省府拨款20万元,两名美国雅礼会员捐款38.5万美金,长沙本地人士捐款4.1万元。聘请美国建筑师墨菲(1877-1954年)设计医院大楼,建成三层及附属建筑。新建的医院有房屋300余间,可容120张病床,是当时中国最漂亮、中南地区建筑物中最好的医院。

  此后,多次兴建的几栋红楼都模仿墨菲建筑的格局,均为砖木结构的红砖清水墙,歇山屋顶(正脊两端到屋檐处中间折断了一次,好像“歇”了一歇,故名歇山顶),顶面以钢筋混凝土紧固。在采用西方建筑构图的同时,通过局部点缀中国传统式的小构件、纹样、线脚等来体现中西结合。

  1948年起任湘雅医学院院长的凌敏猷在《从湘雅到湖南医学院》一文中描述这座红楼:金色琉璃瓦,红白相间群墙,掩映在江南郁郁苍苍的绿色中。这座融合了东西方韵律的湘雅红楼,犹如镶嵌于古城中的一幅至美的画。当年的老人这样回忆:绵绵湘水绕城而过,船家由北沿江而上,看到湘雅医院的这栋红楼,便知是到了长沙。

  2012年3月22日,湘雅医院的红楼很安静,如今它仍在使用,除了门窗有些破损,外观依然完好。室内有些地方在施工,工人说不是文物修复,只是正常的改装。

  文夕大火时,负责长沙城北区域的放火队因醉酒而“误事”,湘雅红楼安然无恙

  1935年,湘雅按原建筑模式增建一栋门诊大楼,仍是砖木结构的红砖清水墙,仍是“红楼”。

  1937年抗日战争时期南京失守,长沙一夜之间挤满了难民。1939至1948年任湘雅医学院院长的张孝骞在《湘雅医学院的缘起和变迁》中描述那时情景:军队沿着铁路线从南向北去支援各处战场,而大量的伤病员也从北向南沿着铁路线运往各处医院。那时的湘雅医院,人满为患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只要还有走廊、过道,能搁下一张板床,也绝对会将他们收下。

1937年Phillips医师在湘雅医院楼顶置放一面美国国旗。(资料图片)

  1937年11月24日,日本飞机轰炸长沙火车站。医院的外籍医生听见爆炸声,马上拿着星条旗上到大楼顶部去,他们希望美国的国旗能让日军飞行员不扔下炸弹。

  这时,雅礼系列的几个实体中,医学院、中学都相继出走,医院却死守长沙。因为凡是走不了的湖南人,还是需要医院的照料。所以,兄弟单位先后都走了,医院没走。

  到了1938年10月,武汉失守,长沙城风声鹤唳,火烧长沙的计划已经在布置。11月12日晚上,医院的一位医生看见两颗火红的信号弹升上天空。据当时筹办《长沙力报》的戴哲明撰文回忆,因为负责长沙城北区域的放火队在三和酒家醉酒,天亮前才醒来,发现火光后匆忙分发器材四处放火。湘雅医院一个叫格林的医师跑到医院东墙去看时,正值士兵要点火烧医院后墙处的杂屋和住房(其实这些士兵奉有命令不许烧外国人的财产),他制止了士兵的行为,可街对面的商店楼房烧着了,大家跑去救火,才把火路断开。也就在此时,传来了制止放火并迅速灭火的紧急命令。事后统计,北区除中山路、蔡锷路等烧得较惨外,湘雅医院、中山堂、省党部(现省总工会)都安然无恙。

  1942年,日军在退出长沙前一天,把湘雅付之一炬,因为设计时强调了防火性能,红楼的骨架得以幸存

  直到1941年9月,日本军队才最后进入长沙。日美尚未开战,湘雅还可以夹在战争的缝隙中求得生存。不少中国人也懂得这个窍,削尖脑壳往医院和雅礼围墙内躲,在他们眼里,这些红楼成了救星。湘雅辟作了临时难民营,一下就涌进了8000名难民。医院在门口立起了一个标志,表明这是美国财产。张孝骞在《国立湘雅医学院西迁贵阳的情况》中追忆,一个日本兵追赶一名妇女,见她进了医院,日本兵却被一个美国大汉堵在那张小门前,他端着刺刀,抵住那美国人,却不敢越这个雷池一步。

  1941年秋,湘北再起大战。这时局势大变,美国已参战。医院最终迁移,计划是沿着湘江往上游走,但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哪里合适了就在哪里安身。据《雅礼史话》所述,1942年元旦,日本军队攻入长沙,闯进雅礼一把火烧掉了一些房屋,不出5天又被中国军队赶出,但在他们退出长沙的头一天,把雅礼的南北两大院都付之一炬,还把四周的围墙也推倒了一大半。湘雅的护士学校则毁于一颗炸弹。

  日军退出后,一位外籍医生马上骑自行车赶往长沙。医院大楼在长沙本是一处标志,老远就可以看到,这时却只剩一处被烧毁了的房屋的骨架,有的地方余火未熄。庆幸的是当初设计这个医院时,强调了防火性能,所以大楼的骨架尚存。

  1944年日本军队再次攻入长沙,并占领一年之久。这一次日本人倒是把雅礼和湘雅用作他们的司令部。

  1946年,在抗战结束一年后,医院将原三层的病栋大楼修复并加高为四层,另在病栋楼西面加建一栋四层病室,与原建筑相连,组成马蹄形布局。1955年,在“民族形式加社会主义内容”的口号下,又加建病栋大楼,仍然与原有红楼格调保持一致。

  “红楼”的保护:出自国际建筑大师之手,将西方先进的技术与中国传统的装饰手法结合在一起

  雅礼协会的成立,源于当时美国青年的一种普世价值观:为了人类的文明,去到天涯海角拓荒。

  1949年后,长沙雅礼系列的各实体与美国雅礼协会中断了联系。1979年,在“不干涉内政、不传教、不妨碍与其它团体发展关系”的条件下,双方恢复合作关系。

  今天,雅礼中学和湘雅医学院早已离开了麻园岭的校区,惟有医院继续守候在那原是长沙城北墓地与臭水沟的湘雅“老区”。

2011年4月11日,小雨,掩映在江南春色中的湘雅医院红楼显得格外美丽(武海亮/摄)

  2002年,湘雅门诊大楼入选长沙市近现代保护建筑,2005年成为长沙市文物保护单位。


暂无数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