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的号角——出征湘雅“红楼”急诊小分队班师回营
发布时间:2020-03-18   党总支:第八党总支 急诊支部    科室:急诊科    作者:曹晓霞    

    2020年,春节临近,门诊放假,住院部也只收急诊手术病人,湘雅医院急诊还是和往年一样,越近年末越是忙碌。这又是一个特殊的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蜂拥而至的病友将急诊大厅堵满,让本来就忙个不停的急诊科变得更加忙碌了。在这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急诊科有人千里逆行,支援武汉;有人守土故乡,默默保卫三湘大地的平安。前线后方,同为“战场”;急诊白衣,都是勇士。

    全体急诊人不放假不回家,哪里需要往哪里跑!急诊科人尽其用、兵分三路,一路北上武汉,在火线上与病毒搏斗,誓言不获全胜、绝不收兵;一路征战红楼,先后开设72、73、67三个排查病房,支援66、70病房,担负起本土抗疫的职责;一路守卫着新红楼,细致分诊、逐个筛查,危重抢救,坚守着完成大本营非发热患者的诊疗工作。

报告本部,紧急出征72、73病房小分队凯旋

    1月26号,在疫情日渐进展的情况下,医院党委为更好地完成发热患者排查与救治工作,决定临时征用72病室和73病室,成立急诊发热留观病房(72病室)及急诊发热病区(73病室),由急诊科李湘民主任全面负责。对于原本忙碌的急诊科来说,人力的配备因此更加捉襟见肘。但疫情就是命令!在发出号召后,急诊科医师黄国庆、莫晓叶、李佳、伍平、宋延民主动请缨上岗,与内科派出的蒋莹、陈珂、肖涧、彭礼明一起,由王爱民副主任和周芳意副护士长带领的护士杨莹、胡丹、朱壮壮、刘斌斌成立了急诊发热留观病房(72病室)医护团队,随着疫情的发展,护士段忧、刘陈泽翔也加入到抗疫队伍中。

    一直在想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来称呼我们的周芳意护士长。临时紧急征用,意味着“一无所有”,怎么办?找周芳意护士长!周护士长各方协调,请求八方支援:一开始,没有心电图机,求助心内科临时借用;没有听诊器,申请医务科临时供应;没有呼吸机,求助呼吸内科临时调配;没有急诊分诊系统,求助信息科临时安装;原定防护服口罩数量远不够,上报物资科临时补给;没有足够的人手,上报护理部临时借调护士;一开始,没有隔离间,申请后勤临时修葺;穿脱防护服的流程不清晰,护目镜消毒流程不规范,鞋套穿脱清洗消毒不明确,一一咨询院感科并修订流程;一开始,采血送血分工不明确,送检陪检无专人负责,转运路线模糊不清,周护士长一一上报后勤并逐一解决……一边事无巨细地完善物资装备,一边有条不紊地接待疑似病人。在短暂而高效的准备工作后,正月初三(1.27)上午8点,72病室正式开始接诊病人。没有“三头六臂”,没有“两把刷子”,没有勇气和责任,还真扛不起如此重任。上护理主班的杨莹和胡丹,协助周芳意护士长整理环境、流程梳理、领取和发放物资,除了为病人办理出入院,还要处理各种医护患需要解决的事,每次外勤送血送错地儿,每次转运病人转错路线了,都由她们毫无怨言的“了难”。

    发热病区主要收治的是无明显流行病学史,但有可疑接触史、发热或合并呼吸道症状、消化道症状、影像学表现的疑似患者。相比于新冠发热区,这里的病毒更隐匿,患者更不典型。所以,这里的防护工作同样不能忽视,每次进入隔离区,必须规范穿着防护服或隔离衣,作好相应的二级或一级防护。

    ——“王主任,虽然目前防护服不够,但你一定要穿,你千万不能被感染了,否则72就没了主心骨。”

    ——“不行,只要72病室有一个医护人员没有穿防护服,我就不能穿,必须先保证其他人!”

    这是在开科初期,无意中听到王爱民副主任与其他科老师的一段对话。嗯,就是她,曾被刚主任称赞为急诊科里“小小身体却蕴含巨大的能力”的王主任。王主任一直守在医院前线,24小时随时待命。总结一下,王主任有几“多”:

    第一,电话多。除了查房看病人和处理医嘱之外,她的电话铃声几乎没有停过,不是电话通知紧急会议,就是有新冠疑似病人会诊;不是医务部流程需要紧急修改,就是收治困难患者需要协调;不是诊室医生各种临床问题的求助,就是支援医生需要临时调整安排……她的电话,能打得进去就是一个奇迹。有一次她刚与医务科沟通了一个危重病人的转诊问题,挂了电话后才发现她女儿打了七个电话,均为未接来电,对家里人的内疚和亏欠还没来得及去感受,马上又接到了发热诊室的求助电话。

    第二,操心多:前来诊室支援的医生,都特别喜欢王主任,不管是医疗上的疑问,还是排班的要求,王主任都会力保周全,尽量满足。记得有一次,一个抽搐伴有发热的患者,在没有确认我区是否有床的情况下,被当地救护车直接放在了普通发热诊室楼下,当时诊室已经有5—6个病人在候诊,当班医生是来自老年内分泌的肖锏医生,多方求床无果,而病人在轮椅上频发抽搐,肖医生只好求助于王主任。王主任接到电话,立即赶来,先用药物控制癫痫持续状态后,立即征得医务科同意临时借用儿科一张床,等不及儿科留观室的确认和回复电话,王主任亲自带着病人家属急冲冲地赶到儿科留观室,一个一个房间的去找床,最终在儿科最后一间房找到了一张空床,借用临时抢救。试想一下,如果当时不是王主任如此操心,在轮椅上持续抽搐的患者,一旦发生窒息,一旦出现脑疝,一旦发生心跳骤停,后果将不堪设想。

    除了医疗工作之外,王主任不忘操心大家的劳动强度和休息时间。在诊室医生多次反映就诊量大而忙不过来、倒班频繁而休息不够的情况时,王主任多次要求医院增派力量,诊室医生由原有的6名增加至8名,随后增加至10名。与此同时,王主任还不忘操心大家的学习,时刻在群里督促和提醒大家更新各种流程和指南,“发热分诊流程又更新了,小伙伴们赶紧学习一下”,“国家出了第五版诊治流程了,大家务必更新一下,主要差别有以下几点……”

    第三,步数多。每天早上大家在一起吃早餐,是难得的聚集时刻。大家总会聊一聊前一天的微信运动。王主任永远都是步数最多的那一个。用她自己的话说,以前在新医疗区域,每天也就3000多步,现在每天基本13000以上。是啊,想想她每天的运动轨迹,红楼到新区,新区到办公楼,办公楼到红楼,每天来来回回几趟,反反复复,半夜转运病人有她,临时寻找床位有她,院里科里各项紧急会议有她……身体上的疲惫不堪我们看得到,那心里上的疲倦和压力呢,却无人知晓。

    一路走来,我们在发热留观病区究竟做了些什么?翻了翻资料,先后三任总住院,不间断地查房兼一线副高;截止到今日为止,新冠病毒感染拭子采样共439例,其中阳性9例;留观收治了数百个肺部感染,数个成人流感,还有四五十个病危病重患者,包括重症心肌炎频发阿斯综合征的,不明原因血小板减少合并急性消化道出血的,产后高凝所致急性肺栓塞的,多发动静脉栓塞猝死的……操作方面,虽在隔离区,还是完成心肺复苏1例,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2例,重症超声数例,床旁心脏彩超1例,床旁B超引导下胸腔穿刺3例,诊断性腹穿1例,腰穿1例,新冠排除后急诊手术1例,高危孕产妇2例,还有数不尽的吸氧、心电监护和输血……虽然在组建伊始,我们做好了可能会收治危重病人的准备,但却没有想到病危病重的病人会如此之多。不少前来支援的护士老师们打趣地说,这里是不是快变成第二个急诊抢救室了…

    终于,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随着疫情控制,3月5日,我们完成在红楼72病室和73病室抗疫的任务,实现“零感染,零纠纷”,凯旋回本部。

报告本部,出征67病室病房小分队凯旋

    2月28日,在医院的统筹安排下,急诊外科新冠排查病房紧急成立,急诊科李小刚教授、周利平副教授临危受命负责管理,伍平主治医师担任总住院,曹晓霞副护士长担任护士长,与来自骨科、普外科、神经外科、整形外科、耳鼻喉科、老年医学、麻醉科、皮肤科等科室的志愿支援医生们以及来自急诊、感染、胸外、普外、神内等多个科室的护士们一起组成了临时联合医护团队,在简短的情况介绍及岗前培训后于2月29日正式开科。

    曹晓霞护士长带着李立华主管护师,2月27日就先期进行摸底,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到抗“疫”战斗。首先,熟悉病室环境,了解防护流程及目前的工作流程,对在院的15名患者进行查房,了解患者的病情和心理状况。发现志愿护士不熟悉急诊病历系统,交接班之间存在漏洞,与来自全院的医师沟通不畅,查对执行有欠缺,病人信息欠缺,呼吸机等急救设备不清楚该如何使用及维护等问题,曹晓霞护士长和李立华老师立即加班加点进行培训,整改交接班,书写日报模板。病室没有交班日志,就利用微信群进行交流。每天医护共同查房,及时沟通,使大家对患者的病情掌握更清楚;留一名医师在病房,另一名医师在外围处理文书、协调联系等,也提升了处理危急重症病人的能力。这期间,病区收治了多位高危跌倒风险、压疮风险的病人,以及腹泻病人,因为大家互相沟通及时,尽管病人危重,但都没有发生意外。

    2月29日,一位在外院诊断为嗜铬细胞瘤的中年女性患者因突发呼吸困难2天,发热1天,既往外院多次插拔气管导管,因病情复杂转诊至我院治疗。3月1日晨,患者情绪紧张,李小刚教授、周利平副教授、曹晓霞护士长一起查房,仔细询问患者情况并安抚患者,首要问题是气道高危,随时可能出现窒息,须备小号气管插管用物于床旁,请耳鼻喉科会诊明确气道处理方案,尽快完善新冠核酸检测排查流程、转新区进行下一步处理。当晚19:30分,患者大便后突发呼吸困难、血压急剧升高,血氧下降至80%,唐言医生立即和值班护士进行紧急处理,同时传呼伍平总住院给予指导。伍平总住院深知此类患者病情可能随时再次恶化,因患者为新冠排查病人,气管插管须镇静肌松并佩戴正压头套等设备后才能进行,遂立即与预备组蔡小芳老师联系落实防护面具,同时嘱王成功医生与麻醉插管总住院落实药品及插管用物准备。

    21点左右,患者再次发生急性左心衰,血压升高至200/116mmHg,指脉氧持续下降,最低至35%,唐言医师一边和值班护士戴易芬、任小莉积极处理病人,一边紧急通知伍平总住院及麻醉科总住院入隔离区准备行气管插管,两位老总一路狂奔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抵达PPE室后紧张而迅速地按步骤做防护。同时,隔离区里患者唐言医生和任小莉护士给她拍背、鼓励她咳痰并协助吸痰,病人间断咳出大量粉红色泡沫痰。此时,两位总住院已大步流星来到病床前,休息的邹宇医师也跑过来协助,经过医护团队的共同努力,患者血氧从35%缓慢上升到50%、60%、70%,终于上升到95%以上,血压也回到了正常。患者情况较前已有所好转,伍平总住院查看病人后认为患者经排痰后指脉氧较前上升,暂不予气管插管;目前考虑存在急性心衰可能,予加大硝普钠泵入速度控制血压,并予积极抗心衰处理后,患者生命体征渐平稳,患者气促等不适较前明显改善,随后患者安静入睡。因考虑患者再次出现心衰可能,遂联系转入急诊发热排查区(72病室),完成病人交接已是3月2日凌晨1点,脱下防护服的医生和护士已是全身湿透。但听到患者对我们说,“刚刚是你们在救我吧?我现在好多啦,谢谢你们!”真是很开心。

    一个由全院临时抽调的医师和护士组合的联合医疗队,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迅速磨合。虽然团队组建时间很短,但“强将手下无弱兵”,在李小刚教授、周利平副教授、曹晓霞副护士长带领下,大家迅速进入状态,既很快熟悉防护流程,在抢救危重症患者过程中也体现了大家强烈的责任感和团结协作意识,凸显联合医疗队的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担当和应急管理能力的提升。

    3月9日,当在67病室的最后一名甲亢、心包积液、胸腔积液的中年患者转入到70病室后,67病室终末消毒。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天,但大家感觉这十天的工作经历终生难忘,完成了零差错、零纠纷、零感染的目标,急诊本部,我们回来啦!春暖花开之际,我们要恢复常态工作啦!

报告本部,紧急出征66病室和70病室小分队凯旋

    随着疫情进入了胶着期,病毒影响人的线路变得有些模糊,不易区分;病毒的发展规律也不是个个按着公式走。有些可能不是新冠肺炎的病人去了发热门诊,也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病人来了急诊。再加上那些在发热门诊除外,但仍有潜在危险的病人也会到急诊。

    2月10日,从监护室紧急转运到66病室的13名病情危重可疑密切接触患者,其中有4位上呼吸机,2位需要定期血透,为了减少感染科的压力,由张娟副主任带队,急诊科周利平、杨宁、贺威、王祎楠、全永胜、王莹和来自全院其他科室的邹浪、孙杨、张凯、肖宫等医师,孙士昌护士长安排急诊护士陈晨、朱壮壮、彭雅菁、赵震,和呼吸科卢敬梅护士长、呼吸科陈果护士、湘雅五医院罗超护士等组成联合医疗队,全副武装接管这些患者。因为情况紧急,曹晓霞护士长紧急安排急诊科黄江平、艾明娟、胡成、陈晨进入66病室协助管理上呼吸机的四位重症病人。

    每次进入隔离区,必须规范穿着防护服,作好相应的二级防护。防护服不透气,不透风,时间不能超过4—6个小时,下班脱掉衣服时,都是满脸褶痕、满手发泡、满身汗渍。为了不浪费防护服,大家都私下约定,换上防护服、进入隔离区之前,都尽量不喝水,尽量排空膀胱,否则出来一趟就要浪费一套防护服。

    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张娟主任每天带着联合医疗团队到病房查房,调整病人呼吸机参数,联系各科室医师会诊,跟家属沟通治疗方案,一天下来,讲得口干舌燥也毫无怨言。周利平副教授和杨宁临时承担70病室的总住院,24小时在岗,遇有问题随时到岗给以支援。而几位上呼吸机的病人,有昏迷的、有气管插管的、有气管切开的,如何防止压力性损伤发生,保持气道的通畅,平时也是护士们需要多人协助很辛苦的事,更别提现在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了。期间,有患者需要留置PICC,传呼PICC小组胡元萍护士长和朱红英护士来床旁置管,患者要做血透,急诊科曹晓霞护士长紧急调动李祖亮、韩鑫、张忠亮多次进入隔离区为患者进行血液透析治疗。病人的护理任务特别重,有昏迷的病人,他们的吃喝拉撒全靠护士,尤其是昏迷病人,有的还腹泻,基本全靠护士进行,但急诊科的护士们都不怕苦,不怕累,什么口腔护理、吸痰、倒大小便,都兢兢业业的完成,没有一例发生护理意外。湘雅五医院的罗超将在湘雅急诊科轮科学习了3年积累的经验用到临床,在管理病人的过程中观察细致到位,他发现患者血氧饱和度低,考虑主要原因是严重贫血,遂建议医师输血,输血后,患者血氧饱和度由50%上升到95%,获得了呼吸科护士长卢敬梅的表扬。

    2月24日,当所有由急诊转到66病室的病人全体解除隔离,部分医护人员撤离,转战67病室,但护士赵震、彭雅菁、彭正来、江娜仍继续留在70病室奋战,因为这里有来自呼吸科的重症病人。感染科的老师对急诊护士的评价:担任巡回护士的我说:“哇,你(急诊护士)来了,可否管理三个重病人,三台带呼吸机的。”。你毫无犹豫笑着说:“好的,没有问题”。我悬着的一颗心平静了,因为上机病人的护理是我的短板。你总是说:老师,有需要帮忙的吗?老师,让我来吧。谢谢你的担当,让我看到大大的能量!

    针对这场疫情的战役,医院已经连续超过20天没有发现疑似病例,工作有新的调整,3月11日,支援70病室的易开桂、刘垚返回急诊科,迎接急诊抢救二区的工作,急诊科在湘雅“红楼”的抗疫工作宣告结束!我们完成了“零差错,零纠纷,零感染”的目标,急诊本部,我们回来啦!

    在这场对抗新冠病毒的战役中,作为新时代湘雅人,急诊人严阵以待,不敢有一丝懈怠,不敢有一丝疏忽,实现了“不漏诊一例病人、不传染一例医护人员、零纠纷、零差错”的目标,打好了红楼抗疫这场战役。

    目前,这场战“疫”还在继续。与武汉前线的140余名湘雅人相比,我们所做的工作不算辛苦,我们这里的工作不及他们危险。但是,作为守护家园、“红楼”抗疫的急诊人,我们从未懈怠,一直在拼尽全力,用我们惯有的敏锐嗅觉和火眼金睛,甄选出不典型的“漏网之鱼”,与全院所有人、全国所有人一样,在期待这场战“疫”的胜利!我们更期待,支援武汉的急诊人、湘雅人,所有医疗队员,一个不少地安全返回各自的岗位。

    鲜花未必予我,但战“疫”必定有我。急诊本部等着援鄂战士们凯旋,这一天,不远了!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