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胆英雄,独守“空房”
发布时间:2020-03-21   党总支:    科室:    作者:高兴 闵安杰    
    新年伊始,一场罕见的新冠疫情席卷全国,全社会因此被迫陷入“停摆”状态。唯一更加紧张、忙碌的可能就是医院了,因为除了关乎国计民生的“抗疫”战争,同时还要承担日常繁重的医疗救治任务。而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的总住院医师廖亚洲就在这个特殊时期体验了一段终生难忘的独守“空房”的经历。




    1.独守“空房”,寂寞是最大的敌人
    春节前夕,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的病人就已大部分出院回家了。而随着疫情日益严重,为了尽量减少感染的风险,剩下的零星病人也陆续出院了。大年初三,所有的病人都“清零”了。而为了避免聚集和感染,没有医疗任务的医护人员全部回家待命,病房关门落锁!这样整个病房就只剩下总住院医师廖亚洲一个人独守“空房”了!
    昔日人来人往的病房突然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安静得让人难以忍受。而且又是在这么一个疫情肆虐、人人自危的春节期间,一个人呆在这样幽闭的环境中无疑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几十个房间都空无一人,走廊里也是黑灯瞎火的,晚上起来看急诊的时候还是有点瘆人的!”高大魁梧的廖亚洲医师回忆起来也还是有点后怕的样子,“而且楼上楼下的很多科室也都关门了,整个住院大楼都见不到几个人。”廖亚洲像是突然一下子穿越到了一座“城市孤岛”,孤独寂寞和对外面疫情的恐惧包围着他。“我就只有把病房大门和总住院值班室的门都牢牢反锁好,然后把电脑音乐的声音开到最大!反正也不用担心吵到别人。”

    2.孤胆英雄,一人担起急诊重任
    但廖亚洲同时还担当着整个湘雅医院口腔中心的急诊医疗任务,而疫情期间急诊科是人群密度最高的地方,但无疑也是最危险的地方。虽然医院开辟了单独的发热门诊,但急诊科人员复杂,且熙熙攘攘,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隐性感染者混杂其中。而口腔科看诊和操作时,必须让病人摘下口罩,在口腔内操作,因此风险性更大! 
    因为疫情和春节的双重影响,很多医院的口腔科和口腔诊所都关门了,因此各种口腔颌面部外伤、感染、肿瘤甚至牙痛、牙松动的病人都集中到湘雅急诊科来了,“平均一天要往急诊科跑20多趟,有时候刚回到值班室躺下又被电话叫起来了。” 但病人也都是被病痛折磨得不行,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来求医的。所以虽然感到压力山大,但廖亚洲还是义无反顾地给每一位患者排忧解难。“我每次去急诊科之前都要换一套衣服,然后穿上隔离衣、戴上口罩和护目镜,就是操作起来比平时麻烦,戴着护目镜在病人口腔里缝针时老是起雾。可能是我比较胖,容易出汗吧?”他自嘲到。
    虽然语言轻松,但其实还是有很多“危险时刻”的。一天晚上,急诊科紧急呼叫,一位鼻咽癌放疗后的患者突然口鼻腔大出血!廖亚洲和耳鼻喉科总住院立马赶到急诊科,见患者不停呛咳,口鼻腔内不断喷出大量血沫和唾液。他们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他们知道患者随时有窒息的风险,立马互相配合,清理口鼻腔,迅速找到口腔内的出血点进行了有效的止血,成功挽救了病人的生命,只是护目镜和口罩上都溅满了血迹!

    3.众志成城,温暖关怀缓解寂寞
    然而,廖亚洲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是全体口腔中心的医生、护士们为他加油打气!因为怕他寂寞,口腔中心微信群里的同事们每天都跟他聊天、开玩笑,逗他开心:“廖胖子,你现在可是我们口腔科的顶梁柱,一定要顶住呀!”“廖胖子,你正好可以趁机减肥呀,每天就在病房里绕着走廊跑100圈,我们监督你!”大伙亲切地叫着他的外号给他出主意。
    听说他就餐都成问题,因为外卖员都不敢送餐到医院来,而方便面也买不到了。第三党总支的郭光琼书记、口腔党支部的雷勇华书记等立马到外面超市买了整整2大箱的各种口味的方便面,还有矿泉水、零食等生活物资送到46病室;而其他同事也纷纷从家里拿来了各种腊肉、香肠、火锅及开胃菜等送给廖亚洲改善伙食。曾健护士长也为他多方筹集防护装备,还托亲戚从国外购买了进口的防起雾护目镜:“我们不能让英雄流汗又流泪!”有了大家的关心和支持,廖亚洲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本来想减肥的,结果你们送来这么多好吃的,我又重了几十斤了!”他摸着日渐丰满的肚皮开心的调侃自己:“不过可能幸亏也是靠这几十斤肉,又增加了我的抵抗力,让我一直没有感染!”

    4.父亲病危,白衣战士忠孝两难
    廖亚洲其实还有一个放心不下的心病:邵阳老家的父亲因为高血压、脑梗塞一直卧病在床,而疫情期间,父亲再次病情加重。因为疫情,在当地医院无法住院,而病情又不允许他来长沙,只能在家由家人照顾。做为家里唯一的医生,却不能床前尽孝,廖亚洲内心是煎熬的。但医院的抗疫工作同样离不开他,急诊科的病人也需要他,他深深体会到了什么是“自古忠孝难两全”!
    口腔颌面外科的苏彤主任得知情况,还是特意安排了几天假让他回家探望。结果廖亚洲将在当地买不到药品送回家,又照顾父亲了2天后就匆忙赶回了湘雅医院。“疫情期间,我那个岗位挺特殊的,不好意思让别人顶替,还是我自己来吧!”
    幸亏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长,口腔中心为了减轻他的负担,特意安排了十余位门诊的医师和护士轮班支援口腔急诊,“感觉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有时间可以睡个好觉了!”廖亚洲非常感激这些放弃休假来支援他的兄弟姐妹们。
    而更令他欣慰的是,口腔颌面外科的医生们为了挽救众多口腔癌患者的生命,提前复科了!各组的教授、医师及护士们又来到病房开始救治病人,46病室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人气。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听到一声声亲切的招呼,廖亚洲像见到亲人一般留下了热泪。
    冬天总会过去,春暖花开的日子终将到来。疫情逐渐缓解,廖亚洲也终于完成了他2月份的总住院任务,完美交班了。他一卸任就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在床边不分昼夜地照顾父亲。然而不幸的是,数天后父亲还是与世长辞了。得知消息后,口腔中心的蒋灿华主任,苏彤、闵安杰、李宁副主任,陈新群教授,汪伟明主治医师等连夜驱车数百公里,赶到廖亚洲的老家,代表医院和科室全体同仁送去了吊唁和慰问,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口腔中心这个大家庭的温暖。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廖亚洲说经过这一次终身难忘的春节经历,自己更加成熟、勇敢了!而“患难见真情”,更令他感动、难忘的是口腔中心的领导、同事们的温暖关怀!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