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虹:坚持发扬优良传统 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2013/8/26 8:42:30
党总支:    科室:湘雅医院    作者:——    点击数:

  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主办的2013中国卫生论坛(China Health Forum)于8月16-17日在北京举办。17日的论坛活动直面中非共同的卫生挑战,以分享经验,落实共识为目的,倡导“健康寓于万策,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聚焦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全球卫生人才培养、适宜技术、慢病防控,关注中非及全球卫生合作,发现和培养青年卫生领袖。以下为主讲嘉宾孙虹院长演讲内容的精彩摘要。

  演讲人:孙虹教授(中国医院协会常务理事、中南大学管理研究所所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

  尊敬的主席,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与大家一起分享湘雅人的百年历史传承,以及发展和创新的一些思考。

  百年湘雅的历史回顾

  回顾湘雅的历史,首先得从几个重要的湘雅历史人物谈起。第一位是湘雅的创始人,美国医学博士爱德华·胡美。湘雅医院创建于1906年,但湘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1年。1901年,当美国耶鲁大学200周年校庆之际,一批耶鲁学生在校方支持下成立了雅礼协会。(雅礼协会是美国大学中最早也是唯一的一个专门推动学校同中国联合合作的机构。)雅礼协会的目标是:按照耶鲁大学的标准,在中国创办一所世界一流水平的医学教育医疗服务机构。在做过充分考察之后,雅礼协会最终选址长沙。1905年,雅礼协会邀请年轻的爱德华·胡美博士到长沙办学。爱德华·胡美是耶鲁大学学士,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1906年,胡美在长沙湘江边买下当时长沙最大的旅馆(中央旅社),经过装修改造之后,成立了一个有14张病床的医院,当时叫做雅礼医院,胡美博士任第一任院长。1915年,雅礼医院改名“湘雅医院”。胡美博士是湘雅医院任期最长的院长,长达21年,一直到1927年退休回美国。

  第二位是颜福庆,上海人,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中国近代最著名的大学之一)。1906年,颜福庆被选送到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深造,由于他学习努力,刻苦钻研,于1909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这是在耶鲁大学第一位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亚洲人。1910年,颜福庆接受美国雅礼会的聘请,在湖南长沙雅礼医院任外科医师。1914年,颜福庆创办长沙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湖南医科大学前身),任第一任校长。颜福庆先生在中国的西医的教育和西医服务方面做了巨大贡献。他从1914年担任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第一任校长,1915年创建了中华医学会,后又创建湖南省医学会,1926年任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长,1927年10月组建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上海医科大学前身),并任第一任院长。

  胡美和颜福庆是湘雅历史上最重要的两个人物。胡美在长沙办医院,在初期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当时的中国对西方医学是比较排斥的,尤其是长沙更为排斥。但在1913年,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督军的谭延闿的母亲患病高烧不退,中药吃尽,名医看遍,还是不见疗效。有人建议请洋医生来试试。胡美当即与颜福庆到了谭府,听诊、量体温、询问病史,确诊谭母患了大叶性肺炎,于是他给开了些普通的消炎退烧药,嘱病人静卧多饮水而已。谭家半信半疑,没想到第二天起,谭母病情即大大缓解,接着不几日就痊愈了。谭延闿欢喜不已,视胡、颜两位为神医。此后,湖南政界、军界和民间对西医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谭延闿的支持下,1913年7月,湖南省政府与美国雅礼会签订草约,决定在长沙创办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并且由湖南省政府支付银元20万作为开办费,之后每年支付经费5万,并由双方共同购土地70余亩,建新校舍于北门外麻园岭。然而,谭延闿以湖南省政府的名义,将联合办学的计划上报北洋政府国务院备案时,却被北洋政府以“地方政府与外侨团体订约案无先例”的理由,电令取消合同。谭延闿一方面组织人员四处游说,另一方面又联络35名在京任职的湘籍要员及社会名流,发起组成“湖南育群学会”,以民间团体的名义,与美国雅礼会合作,这才绕开了北洋政府电令禁止的障碍。1914年,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创立,开创了我国中外合办高等医学教育的先河。颜福庆任第一任校长。1915年,湘雅医学会接收西牌楼的雅礼医院,并在长沙北门外的现址建设新医院。10月18日,谭延闿专门为新建的医院题写“湘雅医院”。其中,湘代表湖南,雅代表雅礼协会。从此,“湘雅”名字就一直沿用至今。

  我们在研究湘雅历史的时候发现,“湘雅”作为中国医学教育和医疗机构,以中外合资的形式出现,这在中国医学史上是非常少见的。起始创建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要创办高水平的医学教育和医疗服务机构。办学标准完全按照欧美的甲等医学大学的标准,这也是湘雅和中国其他医院不一样的地方。

  这座红楼就是当时的湘雅医院全貌,至今仍保存完好,现已成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建筑。湘雅医院红楼建设于1915年,1918年建成。当时有病床120张,据当时美国的杂志和报刊等记载,湘雅医院红楼是当时是中国规模最大,建筑最好的西医院。湘雅医院红楼非常漂亮,我本人做临床医生的时候,在这里做过手术。红楼里的手术室,地板砖都是从外国进口的马赛克地板,用到现在差不多一百年了,至今仍然完好无损。当时手术室的环境非常好,已经有了暖气,完全是按照当时国际一流的标准建造。由于使用年限过长,湘雅医院红楼目前正在维修改造。

  第三位人物,是张孝骞先生。张孝骞在1938年到1940年,在湘雅医院担任第三任院长。在他担任院长期间,湘雅医学院为了躲避战乱被迫西迁。不久,广州、武汉相继失守,长沙城在“文夕大火”中几为灰烬。但幸运的是,湘雅建筑群主体得以保存,并在战后得以迅速重建。1951年12月,湘雅医院正式由人民政府接管,改为湘雅医学院附属湘雅医院。后几经更名,最后于1992年恢复“湘雅医院”并沿用至今。

  张孝骞教授是湖南长沙人,也是湘雅医学院第一期毕业生。他从1938年到1940年担任湘雅医院院长,但同时他在1934年到1948年,担任湘雅医学院院长11年,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院士)。他对湘雅的两大重要贡献,一是在抗战最困难的时候,他带领湘雅人完成了“西迁”的壮举,让湘雅的历史没有中断,让湘雅的医学教育没有中断,让湘雅的医疗服务没有中段;第二大贡献是,张孝骞先生既是湘雅文化和精神的总结者和凝练者,也是湘雅文化的最杰出代表。湘雅是先有医院后有医学院的。张孝骞先生任院长时确立了湘雅医学院和湘雅医院的院训,并沿用至今,院训、院风甚至院歌都是统一的。湘雅的院训是:公勇勤慎、诚爱谦廉、求真求确、必邃必专。前面八个字告诉我们怎么做人,后面八个字告诉我们怎么做事。张孝骞还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做医生好比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这是医者严谨的工作态度,都融入了湘雅文化,是湘雅一代又一代医生继承的文化传统和遵守的准则。解放后,张孝骞先生受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点名,被派遣到北京协和医院。1962年后,长期任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即原协和医学院)副校长。

  目前,湘雅医院有床位3500张,职工4500人,临床医生1100人,其中70%多是博士学位;有2300多护士。医院现有博士生导师130多名、硕士生导师290多名。现有国家重点学科5个,到目前为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有18个,总数量位居全国第四位。常年在湘雅医院接受医学教育的有研究生1230多名,本科生1200多名,实习护士500多名,还有一大批进修医生。因此,湘雅医院既是一个医院,同时也是科研院所、高等院校。

  湘雅历来以教学见长,湘雅77 、78、79级本科生全国统考中获得三连冠。30多年后,也就是在2012、2013年,湘雅学子连续两年夺得全国高等医学院校大学生临床技能竞赛总决赛的最高奖项——特等奖。所以,湘雅的教学一直在全国有着特殊的地位。

  我们每年进院的科研经费有8000多万。全院在研课题有2000多项。

  百年品牌的创新光大

  湘雅有光荣的历史和著名的品牌。作为新时期的湘雅人,我们应该怎么样去传承和发扬?这是一个重要的现实命题。

  我演讲的题目叫《坚守与扬弃》。坚守不是守旧,是承前启后,坚持发扬优良传统,就如同基因的复制和传递。湘雅的优良传统,我们必须坚守,特别是在现在这种浮躁的社会风气下,坚守湘雅这种“公勇勤慎、诚爱谦廉、求真求确、必邃必专”的传统更显得难能可贵,然后就是要坚守“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严谨的科学态度,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例。我认为:一个优良的传统,或者说优秀文化,一定是一个优秀组织的灵魂。如果一个优秀的组织没有优良的传统与文化,是不能称之为优秀的。

  另外,谈谈扬弃。扬弃决不是抛弃,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过程。这就好像是基因的变异与进化。人类之所以越来越优秀,是因为人类基因在遗传的同时有变异,变异促进人类的进化。如何扬弃?在实际工作中,既要吸取前人的经验,又不能拘泥于历史,要与时俱进,不断创新。扬弃的最终结果,是继承优良的传统,培育优秀的人才,组织强大的团队,实现更高远的目标。所以,我认为,继承与创新,应该是优秀组织最可宝贵的生命力。

  纵观古今,任何一个失去活力的组织,不是继承上出现问题,就是缺乏创新。举一个例子,柯达为什么会破产?众所周知,胶片王国柯达公司,很早以前就开发了数码产品,尽管他知道数码是以后的发展方向,但是柯达过于相信他的胶片王国,过于固守自己的现有阵地。所以,最后没有逃脱被破产的厄运。柯达的破产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意料之中,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坚守与扬弃的例子。

  湘雅医院最近几年做了一些积极的探索。特别是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了建设具有高水平的研究型医院的医院发展目标。发展战略是要建立一个以开展高水平的以应用为导向、与临床科学研究相适应的临床医学创新体系。这其中有几个关键的问题,一个就是我们在建立“六位一体”的名医名师培训体系,即:优秀本科生选拔与培养、严格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严格的总住院医师训练、在职医护人员出国出境学习与进修、专科化建设“两条腿”发展模式、确保足够的专项经费预算。在专科化建设“两条腿”发展方面,我们在2012年一次任命了37个亚专科;2013年医院确认了12个多学科协作团队。在科技创新体制方面,我们每年有预算大约1.5个亿的经费保障,这还不包括18个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的对等配套基金。

  在坚守与扬弃方面,首先要做的是是观念的改变。我们在全院中层干部会议和职工大会上多次提出,要改变观念,要转变过去那种“能看好病就是好医生”的传统观念。我们认为:对湘雅而言,真正的好医生应该是医教研全面协调发展。在质量安全工作效率方面,我们做了大量的改进工作。我们聘请了专业的第三方公司,对出院患者和门诊病人进行满意度第三方评价,这对改善公立医院服务意识和提高工作效率有很好的促进作用。湘雅医院积极探索大型公立医院如何利用社会资本,参与多元化办医的模式。目前我们已经有两个托管医院,泰和医院和湘雅博爱康复医院,现在运行状况良好。再者,积极推进后勤管理的社会化和专业化。具体就是将医院的后勤整体承包给外面的专业公司做,我们只负责监管。仅此一项,每年就可节省人力资本大概4000万。

  在坚守与扬弃过程中,我们首先要坚持“医疗质量、病人安全永远是第一生命线”。病人利益至上,服务社会永远是医院的办院宗旨,这几年我们做了大量的服务社会的工作,也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认可。

  最后,坚守与扬弃是发展的辩证。谢谢!


责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