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胜辉副教授:一次援疆行,一生新疆情
2016/9/29 19:21:01
党总支:    科室:党委宣传办 院报    作者:宋卉 刘微    点击数:
  当记者第一眼看到杨胜辉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张比旁人明显黝黑的脸上挂着的亲切笑容:“新疆日照太强,晒的。”今年刚刚结束了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为期一年的援疆工作后的杨胜辉副教授回湘。
  他向记者讲述了这一年来在临床、科研和教学方面所做的工作——指导科室主治医师、住院医师完成神经外科、耳鼻喉科、骨科、妇产科、普外、心胸外科及泌尿外科麻醉超过300例,协助ICU开展经皮气管切,经鼻纤支镜插管,完成多例高龄患者关键置换的B超引导下神经阻滞麻醉,开展二附院首例无痛分娩技术,提高了二附院在麻醉学科方面的实力和影响力……
  “这一年的援疆工作丰富了我的人生、开阔了我的视野、锻炼了我的能力。每当我的工作得到患者家属和同仁点赞时,我总是提醒自己这些都是我应该做好的,我承载着组织寄予的厚望,我代表的是湘雅人。”虽然已经回到了湖南,但杨胜辉仍记挂着遥远的新疆同事、病友,他感叹道:“一次援疆行,一生新疆情!”




初到新疆克难关

  2015年9月,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组织进行的第八批专家干部援疆计划开始施行,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选派了麻醉科杨胜辉副教授,接替贺正华副教授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科任副主任一职。
  对于从小生活在江南水乡的杨胜辉而言,遥远的西北大漠似乎就是风沙尘土的代名词。干旱的气候、强烈的紫外线、巨大的昼夜温差——这一切都让这个生于湘南、长于湘南的南方汉子难以适应。
  “以前对新疆的了解只在书上读到过,从来没有去过。”杨胜辉腼腆地笑着,“当时家里人还一直担心那边的安全问题,总是念叨着让我注意安全。”而谈起去援疆的初衷,杨胜辉又是一脸的严肃:“我在医院主要是分管疼痛治疗、麻醉相关的工作,手术分大小,但麻醉是没有大小的。新疆那边缺乏相关的精准技术,需要相关的专业人才,我就主动请缨了。”
  尽管当时家里还有2个孩子需要他照顾,其中一个还处于中考的紧要阶段,杨胜辉还是毅然决定离家3000多公里,进行他的援疆生涯。
  刚去的时候身体严重不适应,地域、生活习惯的巨大差异,导致他很长一段时间血糖升高,身体消瘦得非常厉害,饭都吃不下,“杨老师并没有因为自己不舒服而请假,每天依旧上班,坚持用喝酸奶的方法进行食疗,一次工作都没落下。”新疆医科大二附院麻醉科杨刚医生如是说到。杨胜辉说:“院党委书记肖平嘱咐我要好好工作,发扬湘雅传统,为新医大二附院发展无私奉献,我要担起这个责任,不能辜负‘湘雅’这两个字。”

宅心仁术写大爱

  医乃仁术,良相同功。立志当坚,宅心宜厚。杨胜辉一到新疆就担起了医科大附二院麻醉科副主任的重担,并且每周都和医科大附六院的刘卫平教授对换一次工作。参与临床技能操作与管理,保证围术期麻醉安全,这是援疆项目中的创新尝试。
  六附院麻醉科的龙浩主任谈起杨胜辉,不免竖起大拇指:“六附院的疼痛门诊刚刚成立时,在诊断和治疗方面还不是很成熟。有一次,遇到一个84岁的老汉,因为面部莫名的疼痛,被外院的医生误认为是牙疼,把他满口的牙都拔光了,但老汉依然疼痛难忍,苦不堪言。我们当时在诊断上有些犹豫,急忙给杨医生打电话。”
  杨胜辉刚刚下手术台,就匆匆忙忙从二附院赶去,午饭都顾不上吃。患者最终被诊断出三叉神经痛,疼得无法忍受。利用午休时间,杨胜辉顺利完成了治疗,患者第三天便出院了。据悉,这是六附院首例三叉神经痛的毁损手术。
  新疆医科大附二院党委书记李卫星说道:“不管晚上急诊还是周末加班加点,杨医生都任劳任怨、毫无怨言。”不管是在附二院还是附六院,只要有需求,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每周三下午,杨胜辉都会到六附院开疼痛门诊。“经过杨医生口碑式的宣传,让疼痛门诊越来越受到欢迎和重视,病人越来越多,达到了量和质的提升。”杨刚医生回忆道。
  有一次,一名5岁但体重达到50多公斤的小孩经检查后被确诊为病态性肥胖,亟需手术治疗。但孩子太小,脂肪层太厚,在气道管理和麻醉药的用量上很难把握,过多的脂肪也严重影响了孩子对药物的代谢能力,而且插管也很难,麻药打进去了,呼吸做不进去,是完全可以致命的,即使是在设备先进的内地医院,这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然而,杨胜辉并没有退却,他亲自上阵做示范进行静动脉穿刺,准确用药,手术顺利进行,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孩子术后恢复很好,父母热泪盈眶的抓着这位来自湖南湘雅医院医生的手,不住的向杨胜辉表达感谢之情。

满心热忱授技巧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每次手术后,杨胜辉都会把相应的药物配方和技术要领告诉当地医务人员,希望借此能让技术真正留下来。杨胜辉觉得自己的使命除了“帮”,更要“扶”。
  一名哈萨克族孕妇即将临盆,比起其他产妇,她对疼痛尤为敏感。“很多人觉得自然分娩疼痛是天经地义的,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其实像这类情况,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分娩镇痛来减轻她的痛苦。”湘雅医院在2014年已经开展了分娩镇痛技术,现在已经相当成熟了;但在新疆,由于观念的不同,在此之前并没有开展过,而这个技术需要医生对药物精准的控制和个体化管理,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人群的耐药量不一样,如果注射的麻醉药量大了,产妇没办法使上力,量小了还是会疼。
  “我当时带领二附院麻醉科医生一直在产房里观察,随时调整用量。”在杨胜辉的指导下,成功为该产妇实施了分娩镇痛,这也开创了该院相关领域的先河。离开新疆之前,杨胜辉悉心教导了二附院和六附院麻醉医生,将技术的关键点和难点都一一传授,并和麻醉科主任、产科主任一起探讨了今后将如何继续开展无痛分娩工作。
  “我是真的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把各位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去爱!”在杨胜辉看来,医生都是一家人,实现援疆的目的不仅仅是帮助当地老百姓解决眼前的病痛,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群技艺精湛、堪当重任的医疗人才队伍。
  援疆一年,杨胜辉开展新技术、新进展讲座、业务学习20余次,主动在二附院麻醉科举办小儿麻醉镇痛管理继教班、肿瘤医院麻醉科举办癌性疼痛麻醉与镇痛继教班授课,给学员传授知识,并且促进了与中南大学湘雅医开通远程会诊,搭建了两院麻醉科的交流平台。
  除此之外,杨胜辉还鼓励年轻医师走出科室、走出新疆去做学术交流。“如果有任何需要的地方,都可以和湘雅医院联系,和我联系。”杨胜辉不止一次与新疆医生这样说。

责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