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雅专家利用游离皮瓣技术助力巨大乳房肿瘤切除一期乳房重建
2020/3/30 15:29:46
党总支:第二党总支    科室:乳腺外科 手显微外科    作者:卿黎明 张克兢 夏凡    点击数:
    近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乳腺外科主任王守满副教授团队与手显微外科主任吴攀峰副教授团队联手完成了一例利用联体腹壁下动脉穿支皮瓣移植重建乳房巨大肿瘤切除后的创面修复及乳房一期重建手术。与传统的带蒂背阔肌皮瓣与带腹直肌的胸脐皮瓣相比,该术式不仅具有更大的自由调整度,在修复巨大创面的同时可更好地重塑乳房的外形,而且降低了手术创伤,避免了第二供区损伤的同时实现了腹部整形瘦身效果。




    38岁的李女士在两年前偶然发现自己的右侧乳房下方有一肿物,在湘雅医院行肿瘤切除术后,病理检查确诊为“交界性叶状肿瘤”。今年1月,患者再次发现右侧乳房左下方出现2cm大小的肿块,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一直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肿瘤迅速增大。
    据王守满主任介绍,新冠疫情期间,不少肿瘤患者耽误了最佳的就诊时机,而交界性叶状肿瘤一旦复发,病理会升级为恶性叶状肿瘤,生长速度极快。
    近日复工复产后,患者被及时收住院并排除了新冠病毒感染。手术做到R0切除,是此疾病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但切除后,巨大创面修复及局部塑形是面临的一大难题。
    吴攀峰主任会诊并详细查看患者病情后,考虑患者对乳腺癌切除术后的外形有一定的要求,并在我国著名显微外科专家、湘雅医院骨科主任唐举玉教授的指导下,决定实施联体腹壁下动脉穿支皮瓣移植修复创面并一期重建患侧乳房。
    对于年轻的女性来说,采用该术式具有多种优势,腹部脂肪组织丰富,可提供的自体组织容量大,能更好地达到外形重建;切除多于腹部组织可使得腹部更为美观;在精准设计及修复后,供区疤痕隐蔽。
    然而,该患者肿瘤较大,切除后遗留的创面大,要在实现创面修复的同时还要求供区创面能一期直接闭合。此外,患者系剖腹产术后,腹壁遗留纵行疤痕,不仅影响乳房重建后的外观,而且会影响皮瓣的血管交通支,在切取联体腹壁下动脉穿支皮瓣修复大创面时,需要切取多组血管来重建皮瓣血运循环,这对术者的术前设计及体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如此,由于乳房位于前胸壁,该处一般选用胸廓内侧血管作为受区血管,而该血管位于肋骨后方,紧贴胸膜表面,位置深,在显露该血管时需要咬除部分第二肋软骨,稍有不慎可能会弄破胸膜造成气胸。而该血管的静脉血管壁薄,在分离的过程中容易出血,对术者的显微外科操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最后,乳房区域的创面修复不同于肢体创面修复,在修复创面的同时还需兼顾乳房外形重建。
    尽管困难重重,专家依然迎难而上。3月26日,在乳腺外科、手显微外科、麻醉科、手术室等多科团队的紧密配合下,历经11小时顺利完成该手术。
    皮瓣移植术后的管理是皮瓣能否成功的另一重要环节,一般情况下术后前三天需要每1-2小时监测皮瓣一次,观察皮瓣的血运情况。为此,医护团队构建了皮瓣血运监测群,并成立皮瓣监控小组,观察患者病情变化,及时上传患者的各项术后监测的生理及检验指标,对皮瓣的血运监测实施全程监控。目前,患者重建的乳房恢复良好。
    据王守满主任介绍,乳腺癌是我国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率第一位的疾病,每年有超过30万的新发患者,中国乳腺癌年平均增长率约为3.5%。此外,乳腺癌的发病呈明显上升趋势,且有年轻化倾向,提高乳腺癌患者术后生活质量备受关注。
    在西方国家,乳房切除者多同时行乳房再造,但由于我国文化背景、生活方式和传统观念的差异,该术式的开展尚处于起步阶段。而乳腺外科与手显微外科团队间的无缝链接,利用游离皮瓣技术将为更多乳癌患者重塑乳房。

责编:罗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