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毛泽东与湘雅人早年的革命友谊(二)】毛泽东挚友、心怀家国的医生外交家李振翩
2021/6/21 9:56:31
党总支:第九党总支    科室:    作者:廖孝和    点击数:
第二节 毛泽东挚友、心怀家国的医生外交家李振翩

    著明的美籍华人、医学家、细菌学家和病毒学家李振翩与毛泽东主席是一对感情真挚的老朋友。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开始,在几十年的风雨沧桑里,二人虽然聚少离多,但友情却越来越深。
    李振翩从小就志存高远。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在湘乡县自己的小天地里,就感受到乡村同胞所受的痛苦,意识到必须尽力帮助他们。他于1915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湖南长沙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1919年8月,当青年毛泽东来湘雅接手主编湘雅医学专门学校主办《新湖南》时,结识了《新湖南》编辑之一的李振翩。虽说毛泽东是湘潭县韶山人,但与李振翩老家湖南湘乡(今属娄底)相距不过30余里路。毛泽东在湘乡上过小学,对湘乡话格外亲切,他发现李振翩的湘乡口音很浓重,嗓门粗犷,常把“我”说成“喔”,好像水牛叫一样,喜欢给人取外号的毛泽东友善地送了李振翩一个“水牛”的外号。而李振翩也不甘示弱,他也给毛泽东取了个“水老倌”的外号。因为湘乡人认为相邻的湘潭人比较圆滑机灵,而“水老倌”正是这样一种人。从此,二人彼此常以“水牛”和“水老倌”相称呼。
    由于《新湖南》周报正面揭露和抨击了军阀张敬尧的暴行统治,在出至第十一期时便遭到了军阀张敬尧的查封。
    《湘江评论》和《新湖南》先后被张敬尧查封,激怒了年轻的毛泽东。他亲自发动并指挥了一场“驱逐反动军阀张敬尧”的学生运动。这场以新民学会会员为骨干,湘雅医学院等学校学生为先锋,其他院校学生和广大工人兄弟参与的“驱张”运动迅速蓬勃兴起。李振翩在这场驱张运动中表现积极,勇往直前。他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高呼口号,无所畏惧。轰轰烈烈的驱张运动一下子让军阀张敬尧如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十分恐慌,他既担心民意一边倒会暴露自己的恶行,让自己沦为过街老鼠,又担心中央政府的压力。干脆来了个釜底抽薪——抓人。他把组织领导这次驱张运动的骨干全部列入通缉名单,进行抓捕,李振翩名列榜首。张敬尧为了尽快息事宁人,他发出通告:如果学生能尽快回到学校上课,则既往不咎,否则一律抓捕惩治。
    为了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毛泽东当机立断调整策略,兵分三路:一路由毛泽东带领组成“驱张请愿团”去北京状告张敬尧,促其将张敬尧撤换。另一路分赴上海、汉口、常德、广州等地,笼络直系和湘军,制造声势对北洋政府施压,最后一路留守长沙,推动全省总罢课,与前两路人马遥相呼应﹝1﹞。李振翩留守长沙,带领湘雅医学院学生回到学校上课,并随时监督张敬尧一伙的动静。
    驱张运动于1920年6月取得最后胜利,张敬尧一伙被逐出湖南。在这次学生运动中,李振翩见识到了毛泽东卓越的组织才能。如果说一起编辑出版《新湖南》周报让李振翩了解到的是一个风趣幽默,文采飞扬的毛泽东,那么通过这次驱张运动,让他领略了毛泽东不屈不挠的领导才能和充满正能量的人格魅力。比较自负的李振翩很少佩服他人。他爱看书,知识渊博,是个学霸,在湘雅医学院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但他知道,毛泽东出色的领导组织才能和社交能力是自己所缺乏的,因此他十分佩服、崇拜毛泽东,对其评价甚高。毛泽东也十分倾心李振翩超群的才华和忠厚真正的人品,两人很快成为知己。
1920年7月毛泽东回到长沙不久,便邀请李振翩加入了新民学会。从此,他们经常在一起从事革命活动。湘江之畔,橘子洲头,岳麓山上,爱晚亭里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毛泽东给李振翩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宣讲马克思主义理论。他们面对湘江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任清风吹拂,抒报国之志,两人的友谊日渐加深。1920年初,湘雅医学院从潮宗街搬到麻园岭新址。在院长行政办公室旁边有一幢房子,门口挂着一块“马列主义研究小组”的牌子,毛泽东与李振翩等新民学会的会员们经常在这里开会,讨论社会问题,从事革命活动。由于这个地方的隐蔽性比较好,有一段时间,特别是中共一大后由毛泽东任书记的中共湖南支部常常在这里召开秘密会议。
    1921年6月,毛泽东接到李达、李汉俊派两名代表去上海出席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通知后,就邀请李振翩一起去上海从事革命活动。然而,一位年仅16岁的中学生陈自宝突然死于天花事件,让李振翩毅然决定弃政从医。陈自宝是当时长沙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与李振翩关系十分密切。他的离世,使李振翩心情十分沉重。
    6月下旬,就在毛泽东即将启程去上海的前一天晚上,他与李振翩来到湘江边进行了长时间倾心交谈。李振翩表达了要放弃政治运动,集中精力钻研医学的意愿。他对毛泽东说:“你从事政治运动,拯救人的灵魂。我从事医学研究,拯救人的身体,虽道不同,但都是为了救国救民这一共同的目的。将来,我们还会为这一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毛泽东尊重他的选择。第二天,毛泽东在轮船码头与李振翩话别时说:“你说得对,虽然你搞医学,可是我们将来也许会殊途同归的。”
    李振翩继续在湘雅医院攻读临床博士学位。虽然与毛泽东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但两人的友谊却愈加深厚。1922年10月24日上午,毛泽东头戴草帽,身穿短衫,脚着草鞋,打扮像个人力车夫,急冲冲来到湘雅医院找李振翩。门房跑进病房告诉李振翩,门外有个洋车夫找他。李振翩出来看着毛泽东这身打扮,笑着说:“原来是你这个洋车夫找我呀。”毛泽东抓着他的胳膊着急地说:“你管他洋车夫、土车夫,赶快跟我走,叫上张维,我有急事求你们帮忙。”原来,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快要临产了,来找李振翩去接生。李振翩急忙冲进病房,一时间也找不到张维,便拿了接生用品和医疗器械,叫了一位助手随毛泽东赶到了清水塘的住处,顺利地为杨开慧接生了第一个孩子毛岸英。毛泽东在外屋听到孩子的哭声,急的直叫唤:“水牛啊,是男孩、女孩啊?快抱出来看看吧。”当李振翩抱着孩子从里屋走出来告诉他是个胖小子时,29岁初为人父的毛泽东竟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岳母、师母向振熙从里屋走出来接过孩子说:“润之,快到厨房把红鸡蛋拿出来,让孩子第一眼见到的两位恩人吃吧!”从此,毛泽东与李振翩的友谊进一步升华。
    1929年,李振翩与妻子汤汉志一道去美国纽约洛克菲勒医学研究所深造。1931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夫妇毅然回国为抗日救国效力,他先后在北京协和医学院、上海医学院、南京中央大学医学院从事细菌学研究。全面抗战爆发后,随医学院南迁,辗转于广东、广西、贵州等地救死扶伤,获民国政府中将军衔。其间,掩护帮助其堂弟中共西南联大总支书记李振穆在贵州重建党组织。抗战胜利后,任南京陆军医学院血清研究所所长,曾协助美国特使马歇尔从事国共两党的调停工作,并掩护共产党员李晨进行地下活动。1941年至1942年,安顺地区流行霍乱,李振翩率助手全力抗菌防疫,制止了城内霍乱流行,使民众幸免于难。
    1949年,李振翩再度赴美,任纽约国立卫生研究院研究员,随后加入美国国籍。1953年他和同事谢弗特研制成有效控制小儿麻痹症的LSC病毒丸,后来制成疫苗,至今仍在国际上广泛应用。在癌症研究方面亦取得了重大成果,李振翩从而成为世界知名医学家。
    自从1926年李振翩去了北京协和医院工作,毛泽东去了上海从事革命工作,两人再未谋面。毛泽东曾多次打听李振翩的去向,后来听说他去了美国,便捎信希望他能回来看看。1972年10月,中国医学代表团访美,代表团成员北京协和医院林巧稚大夫与李振翩夫人汤汉志是北京协和医学院的老同学,当她们在酒会上相遇时,林巧稚大夫向李振翩夫妇转达了毛泽东主席的问候和邀请她们访华的心愿。
    经过半年的筹备,1973年7月,李振翩夫妇回到了自己的祖国。7月29日,周恩来总理接见了李振翩夫妇。周总理首先对抗战期间李振翩在贵州掩护我党地下工作者一事表示感谢,并回忆起27年前,汤汉志女士与邓颖超同志在南京一次酒会上见面时的情景。随后几日,李振翩一直在做与毛主席见面的准备。尽管是昔日老友,但与阔别半个世纪的国家元首相见,难免会有心理距离。他有些忐忑,不知道如何开始这次见面的对话。
    1973年8月2日傍晚,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自己的书房里,亲切地接见了李振翩夫妇。毛泽东主席握着五十年不见的老同学的手,仿佛一对失散多年的兄弟,互相凝视。毛泽东开口便问李振翩是否还喜欢吃湖南的苦瓜,李振翩一听,眼泪竟夺眶而出。他说:“主席,我在美国做梦都想吃湖南的苦瓜和冬苋菜呀!”这样的开场,让两位老朋友的心立刻交融在了一起。他们共同回忆起50年前的一次聚会。那是和十几位新民学会的会员在一起开完会,大家凑了20个铜板,买了一些肉和许多小菜一起聚餐。这其中就有一道清炒苦瓜。其他人都嫌苦不吃苦瓜,只有毛泽东与李振翩两人吃得津津有味。毛泽东说:“这苦瓜就是要苦才好吃。”吃完饭又一起去湘江边照相。
    两位挚友完全沉浸在缅怀往事之中。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交谈了一个多小时。李振翩担心80岁高龄的主席工作繁忙,时间长了会有打扰,几次想起身告辞,都被毛泽东主席留住:“不晚不晚,不必着急,我还有许多心里话要说嘛!”主席问:“有什么要求吗?”李振翩说:“我希望中美两国能友好。”毛泽东笑了,说:“两好才合一好,不能一厢情愿呀!”听到此言,李振翩暗下决心,一定要为中美友好出力。
    会见持续至深夜十一点才分手。回到饭店,李振翩夫妇正准备睡觉,门外有人敲门,原来是毛泽东派人给他们送来了一篮子蔬菜,里面都是苦瓜、冬苋菜和空心菜。这一篮蔬菜成了毛泽东送给老朋友的告别礼物。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的消息传到美国,李振翩悲痛万分,他在纽约《华侨日报》上发表了《回忆和毛泽东主席在一起的时候》的纪念文章,并撰诗悼念:“仰望巨星今不见,长使世人泪满襟;愿化悲痛为力量,加紧服务为人民。”
    李振翩先后三次回国,每次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两件大事上:第一是增进中美医学科学的交流,第二件事是推动中美两国关系的发展。他坚定地认为,中美两国关系的改善有利于世界的和平和发展。他团结华人各界,发挥才智,积极为中美建交牵线搭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赵紫阳访美,他像迎接亲人那样兴奋和激动。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这个伟大成果中也包含着李振翩教授一份宝贵的心血。
    1984年11月16日,李振翩在美国去世。美国副总统布什亲自打电话表示哀悼。中国驻美国大使章文晋在追悼会上致辞说:“他不愧为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全美华人的杰出代表,他不愧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的高尚品德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

﹝1﹞李锐:《毛泽东传:峥嵘岁月(1893-1923)》,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年版,第324页。

责编:严丽 罗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