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人大代表、湘雅医院党委书记肖平教授献策湖南“两会”
2013/2/4 22:19:33
文章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    点击数:

 

湖南日报:我能不能少掏钱看好病

主持人:本报记者 冒蕞  文稿撰写:本报记者 周小雷 乔伊蕾

湖南日报2013年01月30日第四版专版:

http://epaper.voc.com.cn/hnrb/html/2013-01/30/content_619844.htm?div=0

 

 1月28日晚,谷红梅委员(左一)、肖平代表(左二)、周慧代表(左三)做客“民生七问会客室”。本报记者 郭立亮 摄


  【特邀嘉宾】

  周慧 省人大代表、通道侗族自治县菁芜洲镇寨头堡村村民

  肖平 省人大代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党委书记

  谷红梅 省政协委员、宜章县副县长

  【提要】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深入推进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高新农合人均筹资水平,巩固和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加快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如何进一步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我们和做客“民生七问会客室”的代表委员,站在群众、医院和政府方面的角度,一起去寻找破解之策。

  大医院排队挂号难,老百姓重病治不起

  主持人:看病贵、看病难一直是民生热点话题,老百姓有病治不起的现象屡见不鲜。一些城市甚至还出现了“砖头排队”,等几天才能挂到专家号的现象。请问一下各位代表、委员,目前我省现状如何?你们的亲身感受如何?

  周慧:我们那里的老百姓生活水平比较低。老百姓有一种感受,生不起病、住不起院。因为交通不方便,一些小毛病,比如头痛,小感冒大家都不愿意到医院去,病重得不行了才去医院。

  肖平:随着政府对医疗卫生投入力度的加大,医院的硬件和软件条件的改善,现在这个问题有很大的改观。我个人的看法是,现在看病不难,为什么不难?相比于香港和欧洲来说,根本就不难,因为我们现在不准限号。还有就是医院都必须敞开所有的服务,哪怕就是像我们这样的大医院,周末都开放了门诊,所以这一点是不难的。难在哪里?有几个方面,一是病人如果硬要找他所了解的那位专家,专家不是每天都有门诊,这个可能有一点难了。二是你想要在具体的某个时间去看病,但这个专家可能不一定有时间,或者有其他的活动,需要出差,或者教学,你要按自己的时间来确定专家,这个就比较难了。三是你想要达到哪一种治疗效果,比如说具体某种病,硬要治好,但是实际上,目前的医疗状况可能还达不到这个要求。

  谷红梅:我认为,随着国家对基层医疗设施的投入,启动医疗保险之后,基本的医疗服务在我们县里面还是可以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但是也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重大疾病,老百姓的需求在县一级或者市一级的医院,包括人才技术和医疗设备都跟不上,必须要到大城市去看,这就存在一个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新药成本高,小毛病也到大医院

  主持人:在农村和城市一些地方,确实存在看病贵、看病难,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肖平:这个问题应该辩证来看,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一些新技术、新材料、新药的投入使用,前期成本是很高的,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定价就有一点高。还有一个原因,医院是分级管理,我们是三级甲等医院,因为硬软件等投入成本高,和二甲医院的收费标准不一样,病人和一些病人家属可能有些不理解。据我了解,目前可以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的药品还受到一定限制,加大医保的范围统筹支付,这一块我想政府应该还要出台一些新的政策。

  谷红梅:看病难、看病贵,从全国来讲还是有所缓解了。在重特大疾病上,老百姓的经济负担存在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到医院去,医院开出的价格,虽然是市场经济,但是老百姓跟医院没有协商的余地,这个就是医院说了算。还有,老百姓在看病贵、看病难这块,因为自己的经济收入的原因,我在基层了解到,一些重特大疾病的患者,家里有一个这样的患者,可以说把整个家庭的经济都拖垮,长期的医疗负担,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种昂贵的费用。

  周慧:基层医院医疗设备比较差,医疗技术水平跟大医院比起来也要差一些。现在很多老百姓不相信基层医疗技术水平,要到大医院去看病,大城市的医院就人满为患,你挂号也挂不到,所以就存在这样的问题。我建议上级医院可不可以长期派专家到基层医院支援,让基层医院医生的医疗技术水平得到提高,可以长期或不定期坐诊,不用出门也可以让专家给你看病,老百姓心里也舒服踏实。

  对口支援,定向培养,缓解看病难看病贵

  主持人:有什么好的意见建议,根治看病贵、看病难问题?

  谷红梅:公共卫生是属于政府投入的,特别是在乡村,基础比较薄弱,政府应该加大扶持力度。在医疗卫生人才的培养上,因为工作环境和条件,乡镇卫生院留不住人才,政府要出台一些政策,有倾向性地鼓励高等院校的医疗技术人才到基层去。刚才我们聊到,老百姓跑到大医院是去挂专家号。如果大医院对口支援下面的医院,派名医定期指导,对口支援,定向培养,把基层的整体医疗服务水平提升上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

  肖平:首先,政府应加大投入,特别是硬件必须要改善,像一些贫困县的医院,硬件条件离人民群众的要求有相当大的差距。还有一个是软件,关键就是人才培养。其次,应该扩大基本药物范围,同时把更多的病种纳入到医保范围,这样才能够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第三,加强包括医院远程会诊在内的信息化建设,只有信息化改善了,很多基层医院就可以和大医院联网解决很多技术问题。第四,应该加大对包括健康管理在内的健康教育的力度,在健康教育这块,投入1元钱,可以在临床治疗那块节省9元钱,在抢救这块也可以节约,如果我们同步进行的话,为政府今后减轻这方面的负担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周慧:医改以后,乡村医院基本药物很少,像我们通道,21个乡镇中,19个乡镇有卫生院,还有185个村有村卫生室,但还有一些空白村,没有卫生室,住的地方远,有的时候去镇里面买药,有些药物都是买不到。我建议,可不可以给基层卫生院适当地增补一些基本药物。还有一个是健康保健,建议每年做一次,像城里的健康体检一样,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

  【百姓愿景】

  腾讯网网友“菩提猫”:医疗资源分布高度不均衡,使得大医院门庭若市,基层小医院门可罗雀。应该建立优质的医疗资源互动机制,让专家定期到县级医院出诊,多培训高素质医务人员,不要让老百姓都往大医院跑,这才是治本之策。

  搜狐网网友“Flower Time”:造成“看病住院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医生为了获得高额提成有意开“大处方”、“贵处方”。如果把救死扶伤的宗旨丢一边,斩不断这条利益链,就很难破解现状。要做到“病有所医”,政府要处理好医药回扣问题,加强监管,建议医、药分开,避免医院“以药养院”、“以药养人”。

  长沙市左家塘街道长岭社区居民任秀珍:是否能缓解看病难、看病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立医院主导作用能否得到充分发挥。政府部门应当落实对公立医院的补助政策,加大投入,推进农村合作医疗试点扩面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障工作,加快医疗卫生制度改革,优化外部环境,刹住任何单位向医院的“乱伸手”和“乱摊派”,让公立医院轻装上阵,坚持姓“公”,担负其应尽的社会责任。

  省肿瘤医院医生杨烁:让普通民众看得起病、看得好病,这不仅是荣誉,更是身为医务工作者的责任。

  【数据链接】

  我省基层卫生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近3年来全省累计投入87.34亿元,支持了多个医疗卫生机构公转房项目建设,公立医院改革试点也在顺利有序推进。

  2011年6月,我省122个县(市、区)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部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2011年基本药物省级集中招标采购,中标价格比投标报价指导价平均下降了21.22%。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诊次均费用下降22.92%,住院床日费用下降13.25%。

  2012年,我省新农合参合率达到98.22%,统筹地区政策范围内平均住院费用实际补偿率达61.09%。2013年,我省将提高参合农民受益度,全省新农合筹资标准提高到340元,住院费用平均实际补偿率力争提高到65%,住院补偿封顶线不低于12万元。

  策划:王志红 金中基  统筹:蒙志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