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了不起的湘雅医生”系列报道之五】李传昶教授:党性铸医仁
2018/8/12 21:41:21
党总支:第七党总支 第五党总支    科室:团委    作者:邓磊 李振宇    点击数:

    【卷首语】

    所谓“大医者,始于心诚,成于精湛”。术必须“精”,因为这关乎病人的生死;心必须“诚”,因为这是医者的职业操守。

    纵观历史,从华陀、扁鹊、张仲景、李时珍到希波克拉底、白求恩……一代又一代医学大家应时代的召唤,践行着医者誓言,用大医精诚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同时也铸就了医者之魂。

    历代名医用他们的一生,恪守着这样的信念,成为无数后世学者心中的一杆标尺。“医乃仁术,无德不立”,树德就要有奉献。奉献,正是对无欲无求和恻隐之心的延伸。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冠冕堂皇的口号,它更是一种实际行动和一个医者的情怀,更是共产党人的初心。

    在首个中国医师节即将到来之际,我院推出“了不起的湘雅医生”系列报道,讲述湘雅人有温度的行医故事,为今人和后代诠释锲而不舍、济世救人的湘雅形象,传承和弘扬医院文化优良传统和深厚底蕴,以此来献礼首个中国医师节。

    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却在脚踏实地默默奉献;没有怨声载道的感慨,却用水滴石穿的信念在砥砺前行。湘雅人致力于谱写医者勇于担当、无私奉献和高超医术,来彰显湘雅医者大爱,来勉励后世继承和发扬。

    这恰如其分,也正当其时。

    “他研读《共产党宣言》不下十遍,对中国共产党艰苦卓绝的奋斗史更是如数家珍。在他平凡的每一天,时刻都能让人真切地看到他入党时的那颗初心。”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第五党总支严丽书记一边介绍老年病科副主任李传昶,一边急忙从电脑里找着李主任一天的“日程安排”。

    当这样一份与患者有交融、与信仰有交集的“日程安排”定格在电脑屏幕上时,一个待医学事业如初恋般热烈、将“以患者为中心”的理念融入灵魂、对党无限忠诚的医者形象,被时间的笔渐渐勾勒出来。

    6:40心导管室

    7:00病室查房

    8:00手术

    14:00工作餐

    15:30党课比赛

    17:00手术

    22:00手术结束下班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毛主席在《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诗篇中写道: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时间,在他的世界里,仿佛永远在追赶他的步伐。

    坚持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态度,他每天早上7点准时到达病房,28年不曾改变。李教授的早查房,既要对前一天做了手术的病人进行密切观察、又要对当天准备做手术的患者的情况进行深入了解,做到心中有数、临危不乱,确保手术的安全和成功。可以说,冠心病介入手术步步惊心,如不能步步为赢,结果将是一触即发而功亏一篑。

    一天清晨,天蒙蒙亮,空气中都是冰冷的味道。凛冽的寒风,夹杂着湿气扑面而来,以有一种唯我独尊的傲慢宣示的长沙冬天的“不含糊”。然而,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李教授任何时候不失风度的身影,总会在7点钟准时出现在老年病科50病室。在来医院的路上,他心里总惦记着一位前一天做了射频消融手术的女患者。这位女患者特别胖,容易引发并发症。就在李教授走进病房的一瞬间,这位患者下床上厕所,突然晕倒在床旁。由于患者长时间躺在床上不动,又怕上厕所而未滴水未进,且月经期刚结束,导致了肺栓塞、全身大出血,并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病死率高达31%~80%)。情况十万火急,险象丛生。时间的指针,箭一般着追赶着李教授。可此时,病房只有一个值班医生,李教授需要一个人对其连续实施胸外按压,这一按压就是30分钟,直到抢救完了以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掌骨已经骨折了。正因为这一系列环环相扣、天衣无缝的抢救措施,这个女孩终于在金色暖阳冲破冰冷云层包裹的那一刻,伴着柔美的微笑醒来了,仿佛之前的战火硝烟、命悬一线就是一个梦而已。

    其实,每天李主任都扮演着“圆梦人”的角色,为了圆更多患者“看病到湘雅,康复早回家”的健康梦,为了第一时间能够冲到抢救病人的前沿阵地上,一家人至今挤在距离医院最近的一个老旧小区。有人说,李教授的咨询班,在抢救危重病人时,有时他到的比总住院还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这种健步如飞的速度,争取回来的是与病魔决斗的时间;这种随时出击的斗志,夺回的是被死神拽住的生命!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作为一名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医者,他已将“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的宗旨内化于心,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外化于行,任何时候都不曾忘记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不是没有掂量过,只是认准了患者的期待”

    心血管专科与其他专科的不同在于,它可以在短时间内扭转事态的发展方向,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而心脏介入手术也并不是放个支架那么简单,整个手术需要在直径1至4毫米的血管里进行,就好比在心脏上的细小血管里绣花,而且要绣得精确、完美,稍有偏差便会危及生命。可以说这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艺术。

    “李教授接诊了一位心血管狭窄达99%并伴随有其他严重疾病的患者。如果不手术,医生承担的风险会小很多。若手术,死在手术台的风险极高,很可能面临复杂的医疗纠纷。”他的同事回忆说,“但是当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为了一丝希望也要救人’。幸运的是,他赢了,他又一次从死神手里抢回了生命。”

    在李教授的行医词典里,没有“拒绝”二字。对于很多疑难重症患者,他从不放弃,竭尽全力救治。

    2014年8月11日,62岁的刘嗲嗲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入住50病室,因病情十分严重,医院当天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刘嗲嗲有多年高血压病史,在接到老伴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刻经受不住打击,一时间病倒入院。老夫妻不愿放弃,动员了所有能联系的亲属、朋友,将诊断结果发往北京、上海等各大医院咨询。阜外、安贞、解放军301、瑞金等医院专家反馈回来的消息均是“无法实现支架手术,风险太高”。天崩地陷,两位老人无助而绝望,眼睁睁看着病魔吞噬着挚爱的亲人。此时,李教授深知,要帮助老人重新建立起与病魔斗争的信念。于是,他一方面组织科室医护人员加强对两位老人的关怀,另一方面奔走呼号,邀请组织专家会诊、研究治疗方案。一周后,他给出了一份介入治疗方案,但手术风险比一般介入手术要高十倍...

    医者仁心使他手术中万分严谨专注,患者转危为安。患者家属后来在《病友感谢老年医学科50病室》的感谢信中写道,“从李主任的方案中,可以深切感受到他是将病人当做自己的家人来对待。当听到他讲‘医生跟家属承担着同样风险’时,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李教授?事实证明,李教授的方案是有效的,我爸爸的手术很成功,原本就要断掉的血管恢复正常。”

    就在所有人都为这样一次手术奇迹而赞叹不已的时候——在刘嗲嗲术后第二天,李教授82岁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他。原来刘嗲嗲手术前,正值李教授的母亲生命垂危之际,他本可推掉这台手术交给其他医生做,陪伴母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身在娄底的他,心里却始终不能平静,一直挂念着刘嗲嗲的危急病情。在夜的另一头,刘嗲嗲及全家也焦急地等待着李教授回长沙的消息。凌晨2点,他再一次握紧了母亲的手,亲吻了母亲的额头就像小时候母亲亲吻自己一样,强忍着男儿心中的泪水,依依不舍地离开奄奄一息的母亲,从老家连夜赶回长沙。回到家休息不到4个小时就赶到医院进行术前准备。手术成功了!来不及多想,脱掉手术服,想即刻回到母亲身边,兴许母亲还在等着自己的?可是手机响了,铃声从来没有这么刺耳,家里来了消息…‥。我们无从知晓他的内心世界经历了怎样的搏斗和思想斗争,一边是含辛茹苦养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一边是等待生命奇迹发生的患者和家属。离开母亲,意味着背负内心一辈子的愧疚;放弃一台成功率极低的手术,意味着对“敬畏生命”的叛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至今,李教授仍对逝去的母亲亏欠一声“妈妈,不怕,您走好!有儿子陪在您身旁。”但他相信,天堂母亲一定能够理解儿子所做的一切。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李传昶心怀天下人的母亲,为同是子女的患者家属抢救回多少父母双亲,拯救了多少个家庭。把他人的母亲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爱,把对自己母亲的爱倾注在手术台上那些陌生的母亲。医者仁心,携爱同行,用自己的行动与坚守,践行着共产党员、白衣天使的誓言。

    “无愧于千千万万的以性命相托的患者”

    初见李教授,很多人有这样的感受:他,奕奕神采,目如朗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他,儒雅、沉稳,自带谦谦绅士风度;他,从容、淡定,彰显着丰富的内涵,被院内同事们尊称为“完美男神”。还有人说,李教授是个找不出缺点的“完美男神”,如果说,要找出缺点,那就是太完美了。然而,在采访中我们发现,这位“完美男神”既完美的长相和风度,更完美在内涵和心灵。

    李传昶教授的的记忆力惊人。陈美芳医生说,初入临床的那段时间,经常在查房的时候被李主任问得答不上来。令人赞叹的是,李主任会将哪个知识点在哪一本书的哪一章节的哪一页说得清清楚楚,有时他连《药典》都能背得出,他在科里就有了“活的内科书”的美名。至今,他还能一字不漏地将《岳阳楼记》背下来。然而,李传昶的回答则是“学海无涯靠勤奋”,惊人的记忆不是从来就有的,他一有时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书,不仅学习新的医学知识。还不断吸收党的理论知识。在2018年湘雅医院党课授课比赛中,以《弘扬长征精神》为题,获得“特色党课”奖项。

    与李传昶教授共事多年的易老师说:“人们常说湘雅医院里藏龙卧虎,了不起的医生非常多。但我亲眼见到的了不起的好医生是李传昶教授。”在同事和病友中,李传昶赢得了一个“很靠谱”的美名。对这些赞扬,李传昶的回答却是“我只是在追求完美而已”。为了完美,他背着10多斤重的铅衣做手术,一站就是3-4个小时,哪怕汗流浃背、哪怕饥肠辘辘;寸步不离术后出现ICD风暴而反复放电的患者(电击200次/每晚),一陪就是一个晚上。为了完美,对待学生,他严格、严谨、严厉;一个在职研究生因毕业论文小部分数据不完善而被推迟一年毕业;对研究生、进修医生、住培医生、实习生一视同仁,除了手把手教之外,还要对后进的学生单独“开小灶”;给学生上课用的PPT,都是自己查阅文献后亲自做的课件,无复制黏贴,绝对原创。对待同事,如春天般温暖,用实际行动感化人;顾全大局、淡泊名利,以集体利益为重,处处为他人着想,严丽书记赞扬他道,“他从来不计较得失,甚至从不考虑什么是利,唯一在乎的是病人那一句‘我好了,能正常地生活了’。”如此医生,怎一个“靠谱”了得?

    这些年来,李传昶每天都是“日程安排”而努力工作,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过去一年,他做了900-1000例高难度的心脏介入手术、与患者及家属进行1800次以上的术前和术后谈话。他说;“心脏介入医生不仅需要有娴熟的技术,丰富的经验,还需要体力而支撑事业。我今年已经51岁了,属于要技术有技术,要经验有经验,要体力有体力的绝好年华,我要珍惜这绝好年华,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才能无愧于湘雅、无愧于千千万万的以性命相托的患者”。

    李传昶教授名字里嵌着一个“昶”字,即永远的太阳,是给人带来光明的美好寓意。一位卓越的共产党员,几十年来不忘为人民服务初心,牢记医者使命。一位临床一线的医生,几十年来以加强党性铸就医者仁心,悬壶济世、砥砺前行。这位医学绅士,将继续谱写湘雅医学的传奇,谱写新时代中共党员的新篇章。

    李传昶个人简介

    李传昶,男,医学博士,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心血管内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干部医疗科副主任,老年心内科主任。卫生部首批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培训导师,湖南省医院协会血管病综合诊疗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心血管健康促进与康复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湖南省保健专家会诊专家,海峡两岸医药卫生协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李传昶教授毕业后一直在湘雅医院从事心血管临床与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工作。曾多次前往日本、美国研修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从事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工作25年,国内知名的心血管介入诊疗专家。发表专业学术论文56余篇,参编专著6本,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部省级科研课题7项,获医疗新技术奖11次,湖南省医学科学二等奖一项。


责编:曹璇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