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0周年院庆“医魂”系列报道之五十一】超声影像科周凯书教授:从A超到B超,追踪医技新步伐
2018/5/29 20:59:00
党总支:第七党总支    科室:党办 党委宣传办    作者:讲述者:周凯书 整理者:尧育飞    点击数:

    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意思是说,工具好了,做起事来就顺手了。传统中医讲望闻切问,基本不要什么工具,但诊断也基本含糊。现代西医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发展基础上的,所以,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诊断、治疗仪器不断出现,推动着医疗技术的发展。但同时也对医院和医生不断提出挑战:追踪最新技术,引领医术发展,为患者提供更多福音。湘雅医院从A超到B超的变换使用,正是这种挑战的最好说明。

周凯书教授(右二)参观湘雅博爱康复医院

    从理疗科到A超

    最早我在湘雅是从事理疗科工作。50年代初期,湘雅就有理疗科了,有段时间和体疗科合并在一起称为理体疗科。当时整个理疗包括高频电疗室、低频电疗室。此外还有光疗、蜡疗等等,那真的是算比较领先的。

    六十年代初期,国外开始使用A超帮助诊断。所谓A超,就是A型(amplitudemode)超声诊断法,现在几乎废弃不用了,但当时非常先进,国内还用得少。1960年,湘雅医院派出传染科杨家芬老师到上海参加A超医学培训,学了以后就申请了上海生产的ABP超声诊断仪,但机器搞回来之后就被搁置了。后来,理疗科钟文超医生也摸索了一段时间,但没有放到临床上对病人使用。后面钟医生也调去了广西,整个机器又搁置了。最后,没有办法,这台机器轮到我来搞了。

    现在看来,A超很落后,类似小米加步枪,也没普及开来,所以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还有A超。但相对听诊器等设备,A超就像热兵器对冷兵器一样,有划时代的意义。接手机器后,因没有老师教导,我只能自学,借来一本专门讲A超的超声诊断学的书。书看完了,但还得观察别人怎么使用。于是,我又悄悄跑去163医院看了半天,到省人民医院看了半天。看了之后心里有底了,就开始自己慢慢做,熟练后又带着科室的人一起做。不久,郑宗英、李瑞珍医生他们也跟上来了,理疗科的好多护士也都学了,我们科室的A超就发展起来了。拥有了A超,诊断起来可谓如虎添翼,从前那些看不明白的症状,现在终于有点模样了。

    现在回过头去看,我们湘雅超声医学的发展比广东还早,最近他们纪念本省工程学会成立30周年的时候,我们湖南省已经32周年了。我们湖南超声诊断界的第一次全省性的活动是在1981年,当时在岳阳化工总厂的医院搞A超交流。记得我们这些去搞交流的医生,院里还特别作出决定,每个代表每天补助一毛。八几年时一毛钱那还是很起作用。

    从A超到B超

    A超这柄步枪我们才灵活使用没几年,放眼一望,北京、上海的医院又开始使用机关枪了——这个机关枪就是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B超。

    B超的学名是B型超声检查,是现在患者就诊时经常接触到的医疗检查项目。在临床上,它广泛应用于心内科、消化内科、泌尿科和妇产科疾病的诊断。B超好像高速延时摄影集一样,能连续、动态地追踪病变,结合多普勒技术还能监测血液流量和方向,从而辨别脏器的受损性质和程度。有了B超,看不见的人体内部器官,就完全暴露在医生眼皮底下了。

    最早把B超引进中国的是北京军区总医院的郭万学老先生。1979年,全国医疗系统在浙江杭州莫干山办了一个关于B超的短期培训班。当时使用的是日立EUB20,由日本专家来讲心脏怎么做B超等等。在那里,我第一次在B超下看到胆囊结石:相当清楚,跟A超那模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次学习,让我有种“开眼看世界”的感觉。我迫切地感到我们湘雅医院也要拥有这样的机器。培训回来后,我马上就申请日立EUB21型号的B超诊断机器。当时申请一台这样的机器很难,因为需要动用外汇。但那时候我们并不清楚,只知道有医院为了申请B超机还动用了人大会作表决。等到我们的申请批复下来时,EUB21已经不生产了,生产的是EUB22新型号,于是到了我们医院的就是EUB22。

    那台新B超机器来了后,我想省内有医院早一年来了这台机器,应该比我们强,就把医生请来了几趟,结果发现他们也不是特别清楚该如何使用,最后还是得我们自己摸索。于是,我把科室和一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组织起来,互相交流讨论,没有专著杂志就从相关文献篇章的只字片语中找线索。仅仅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全部搞明白了。我们院的B超经我们调试后,看得很清楚,部队医院还有人来参观,说你们这么快就搞好了。

    我们对来之不易的B超机,都特别的爱护。这种爱护医疗器材的习惯,应该是我们老湘雅的传统。我后来听康复科的小吴说,那个时候杨护士长给科里的医生护士上课,她先从机器的构造说起,再教学生怎么维修、保养机器,最简单的就是每天要刷灰尘。她不是随便说说的,她的要求很严格,而且她不是说教,而是身教。她不是叫学生动手,而是每天自己拿着刷子去刷灰尘。“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那么,学生们当然会老老实实跟着去刷,像她一样去爱惜机器。

    这台B超机器后来也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因为当时湖南大多数医院还在使用A超,我们的B超一来,是很先进的,对病人诊断有很大帮助。

    在1996年前后,我用B超诊断了几例直径一厘米左右的小肾癌,有了自己的体会:肾癌很多是在肾皮质,就是肾细胞最多的地方。我抓住了这点,用B超发现,肾皮质里面的血流甚至比肾分支的血流还高,这个就绝对是异常的。当时卫生厅的一位领导来做检查,我开始是用普通黑白B超看,后来用了彩超,血管的显示就更清楚了,肯定是肾癌。会诊的时候我还在开玩笑说:“如果不是的话把我的机器砸了。”还有一位交通厅的干部,转了好几个医院,转到我这里来了,我看了以后就觉得是肾癌,最后就手术了,结果证明是肾癌。那年春节他给我寄了一张贺年卡,贺卡是什么?两张肾癌的照片,很有意思。

    根据这么多年的从医经验,我不能不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如果我们要保持在医学的前沿阵地,对于新技术系设备就时刻不能放松学习和钻研的机会。

    


责编:佘丽莎

相关新闻